快捷搜索:

美国密歇根大学教授倪军:中国大学聘师标准必

  密歇根大学教授倪军:中国的招聘标准必须严格

  倪军教授1983年到威斯康星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今天,倪军在美国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机械工程系任教20多年,现任上海交通大学密西根学院院长,经常到中国和美国对于中美大学教育研究的优势和劣势,更加清楚地看到,现在中国的很多大学都在争取世界一流大学,那么美国的大学在教学和科研上呢,值得中国人学习的东西大学学习呢?倪军最近接受记者采访,谈到了自己的看法。硬件建设重要软件服务应该加强更多时间走进学校,质量中文(如清华大学,北大,复旦大学,交大)和不少于美国本科班的大学生健康。但是经过4年的本科教育,中美大学生之间的差距开始拉大,远远低于美国学生的能力差距。中国学生得到一个复杂的数学公式,很快就找到了解决办法,他们的身体也很好,主要是中小学的基础训练是好的。然而,中国教师在课堂上灌输了学生。中国学生死记硬背,缺乏解决问题的实际能力,动手能力很差。但是,美国学生有创业能力,创新意识强,表达能力强,具有较强的团队合作能力和较强的领导才能。中国高校重视传授知识,外国学生更重视能力培养和学生学习知识。现在中国研究型大学面临的问题是,就研究生而言,一流的好学生几乎总是出国或找工作,因为找工作比较容易。剩余研究生入学质量比本科生差。所以国内大学普遍面临着提高研究生素质的问题。从培养学生的观点来看,现在最大的差距是博士生。由于学生的影响,加之缺乏培训过程,师生关系不理顺,学生独立性差,很多教师不懂如何引导博士生。国内研究生培养的好坏,总体来说比国外强。国内硕士学位3年前读完,必须完成论文,现在缩短到2年半,有些外国硕士只需要写作文,或者完成了10门硕士课程,研究生课程并不像国外那样严谨和深奥,而且也不具挑战性,近10年来中国在高校投入巨资,中国50所大学基本建成了非常好的教学楼,写字楼,宿舍,图书馆等,实验室都配备了现代化的计算机和先进的设备,硬件方面,国内大学的表现优于美国的大学,美国有很多来中国实习的学生,非常羡慕上级中国大学的硬件设施,但国内大学的软件服务一般不如美国的大学软件服务。勒说,密歇根大学有24个图书馆已经开放了很长一段时间。一半的图书馆每周7天,每天24小时开放。即使在圣诞节和新年,也有个别图书馆仍然开放。图书馆是为广大师生提供服务和便利,让老师和学生随时获取信息。在美国,评估高校图书馆质量的关键是看教师和学生的使用情况。国内大学图书馆管理普遍存在的问题是,开放时间短,博物馆的一些地方也设置了禁区。实验室的利用率也很低,一些先进的设备购买被搁置,不让学生使用,怕被宠坏。在提高服务意识和加强管理方面,倪军教授建议国内高校图书馆应主动为学生提供信息,欢迎学生进来使用,即使带书去学习,因为在安静舒适的环境里吸引学生。在实验室的使用中,只要学生熟练掌握了安全操作的知识,就可以提高使用率,有利于学生的教学和科研。国内很多实验室都把昂贵的实验设备买下来,好像变成了一堆宝物,但是那贵重的设备没有用到什么地步呢?投入和产出应均衡分工标准必须从绝对条件来看,中美在资金方面存在较大差距。例如,密歇根大学的年度经费总额为55亿美元,其中不包括用于医疗系统的30亿美元,用于大学科研和教学的经费超过20亿美元,上海每年只有20亿美元交通大学。然而,密歇根大学的研究生每年需要花费65,000美元。如果你能拿到这笔钱在中国使用,你可以培训8名博士生。因此,中美高校教学质量差距的原因并不是主要的资金来源,而合理使用资金是办好一流大学的关键。近年来,中国在科学研究上投入了大量资金,但未能取得理想的成果。在中国,教授们由于分配给他们的就业和劳动力成本的比例很低,不能保持自己的收入水平,也不能雇用更多的学生和专职研究人员,所以他们往往花费一半的时间横向项目,主要目的不是学术,大部分是金钱驱动的。由于采取了大量的垂直项目,积累了数量,从而忽视了学术质量。一个有6-7名研究生的教授,本来可以拿到一百万元的项目就够了,所以你可以和从事研究的学生共同度过精力。不过,今天中国有很多教授要拿一百万元的科研项目。 1000万元的项目明天来了,5000万元的项目也拿了下来。多吃消化不良,钱进来,没有好好学习,没有好好训练,有很多的浪费。美国大学教师申请一百万美元的科研经费后,将投入资金的70%用于培养博士生,善用优质钢材。密歇根州93%的研究经费来自垂直(政府),7%来自横向(商业),国内纵向和横向大学研究几乎一半,一些横向研究占60%。国家经费投入越来越大,对该项目的申请数百万甚至上千万元,但由于目前科研经费管理政策有限,学校无法善用科研经费用于培养博士点资金不超过5%-10%,很多钱是盲目购买国外最好的设备,外国设备和设备供应商的胖子,在中国顶尖大学里,往往是第二,班级学生。中美一流大学的“原料”(学生)都非常好。但是,加工产品(毕业生)存在差异,主要是由于加工程序差异,操作人员和设备水平较差,可能发挥作用。为什么中国的重点大学会出现二三流教师呢?由于考试松懈,大学招聘教师过于轻松,过于随便,导致师资力量薄弱,这是中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最大障碍。在寻找老师的时候,有严格的考核标准,在美国大学里,有一位明星或者明星潜在的老师。我们许多来中国大学的老师大量涌现,两三年后我们中的许多人获得了博士学位,并且成为副教授,上学或者科研院所后,他们依靠着名的大教授从而违反了大学研究的法律,在国外,助理(具有博士学位)应该是独立于首日就业的,学校期待着您的自主研究和教学,但国内的助教“工资很低,如果不依靠一位大教授,他们的生活就会变得非常困难。现在中国的一些高校聘请了一些海外高薪的特殊人才,他们的薪水比国外大学高出几倍。但是,如果国内环境没有好转,空降的几个人不能解决问题,很难影响大学的发展方向。培训人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能急于求成。中国高校改革可以采取新的方式,对老年人采取新的办法,严格把关,逐步过渡到新老师。一旦有一半以上新人成熟,就要进行重大改革,提高教师的考核水平。
重点鼓励个别学生自主发挥思考能力倪俊认为,中美两国的差异也体现在学校的决策,管理和发展上近年来,中国重点大学招收了一批国外青年教师。但为了生存,这些老师回到中国,很快就削弱了他们的科研能力。如果允许这些教师在国外一流的大学管理体系上接受培训几年,他们的创新能力和研究能力将会迅速提高,并可能成为世界级的学者。国内院校不重视个人能力,一切安排听取主任和负责人的研究,缺乏自主研究的能力。国内大学的研究机构和学术带头人都很有名,但是他们在社会上占有很多的位置,他们每天忙于项目,70%的时间花在项目上,30%的时间花在关闭项目和报刊奖项式的工作,没有时间在自己的领域做研究,下面的研究人员也在等待导演和主题领导分配任务。导演没有时间考虑研究所发展的长远方向,所以中国科学技术发展的前景令人担忧。倪军认为,中国的教育是一门学科教育,美国是启发式的,在中文课堂教学是主流,美国的教与学都是考虑到的,中国的教育改革最好是把学科和启发结合起来。在中国,更多的学生需要在课堂上受到严格的教育。一些学生聪明聪明,没有规则的限制,可以是启发式的。老师谈到他主动停下来的重点,要求学生做什么,活跃的课堂气氛,教学和学习。另外,国内教师不重视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教师在课堂上可能不太好,应该鼓励学生提出问题,让学生能够深入到问题的深处。召开会议讨论一个问题,如果有人提出一个问题,一个好的问题就等于解决问题的一半。美国大学生在实践中更注重发现问题,总结出来问题和解决自己的问题,学生可以和老师讨论,师生共同思考互动,学生做练习是开放式的,往往没有固定的答案,老师鼓励学生思考,提炼,简化,提出方案,并没有独特的答案,外国更注重提高学生的能力和创新能力,注重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倪军教授在采访中提出,中国十所最好的大学,我们可以放手。这些着名大学为了自己的声誉,不打品牌的东西。从管理角度来看,中国20所最好的大学和其他数百所大学相当。这是一流大学和二三流大学之间不可宽恕的区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