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李侠:重大科技项目经费预算应公开

  李霞:重大科技项目预算应该公开

  近日,从科技部网站上公布的2009年度中国国家基础研究发展规划项目(“973”计划)新增公布的名单中,只有三条公众可以找到的信息:项目名称,作者单位和预算金额要安排,更多的信息找不到。初步统计,2009年共批准项目109个,总投资1597.16亿元,平均每个项目1465万元。因此,不禁想起一个老问题:如何最大限度地实现预算可能?事实上,申报人和国家之间是无形的博弈。对于申报者来说,总是有意或无意地最大限度地发挥作用。对于国家来说,总希望项目预算最小化。事实上,这个游戏是一个有趣的问题。不幸的是,这种现象在我们的管理体系中已经被掩盖了。这种模糊的情况造成了技术资源使用的严重低效。鉴于这种认识,笔者认为,重大科研项目的预算应当公开。这不仅是上述博弈的均衡解决方案,而且是真正使重大科技项目运行处于开放状态的有效监管措施。同时,预算披露机制也可以遏制科技经费使用中存在的诸多灰色地带。重大科技项目也是近年来科学界最为诟病的领域,主要是由于重大项目相对于自然科学基金等项目的投入产出比严重不足。另外,在目前的国内评估体系下,重大科技项目越来越多,社会因素太多,这意味着太多的非科学的目的和要求,把重大项目伪装成巨额的资金。相反,它不是科学发现的同义词。这只能是讽刺。与此同时,我们有多少重大科技项目成为世界领先的领域,有多少人真正解决了我们生活中遇到的重大问题?结果不得而知,但项目资金的数额基本上可以与国际接轨。我的朋友私下质疑:这些项目值多少钱?这个预算是如何做到的?虽然科研项目招标不能在项目中采用招标方式,但至少要让大家知道这笔钱是怎么花的。这个要求并不过分。由于科研项目的特殊性,由于学术机密性的需要,项目内容和研究路线未必披露,但项目预算的披露是可能的。这至少有三个好处:一是最大限度地消除人民群众对重大项目的批评,有效遏制科研经费预算最大化的蔓延;二是降低国家日常监督成本,最大限度地提高资金使用效率;三是遏制科技经营中的不正当行为,如管理部门的租金设定和相应的寻租活动,影响预算的主要障碍公共科研预算是扩大的趋势,研究项目预算的扩大与项目的灵活性有关,所谓项目的灵活性主要是指项目完成者的替代性问题,如果一个项目可以只有一个人完成,没有其他有效的选择(或其他候选人的资格是不够的),那么项目是非弹性的,导致项目申请人能够大胆地扩大预算。因此,项目经理不能有效识别国家,还是因为战略目标,也不得不忍受这一预算扩大的趋势。问题是这种弹性是真实弹性还是系统设计所产生的弹性(如资格评估等)?这是主要筛选标准的科学技术管理水平。相反,如果不止一个项目能够完成,项目是灵活的。作为一名经理,国家可以轻松地减少预算。然而,申请人在考虑了大量有效的替代品之后,必须忍受最小化预算的现实。坦率地说,这两种模式都不是最优的,最好的结果是物有所值。要实现这个目标,只有通过预算的公开性才有可能。当前对重大项目的狂热追求导致了科学体系内部的认识机制的扭曲和后现代学术资本积累的典型模式。这种模式最大的缺点就是默认:一个大项目是一个很大的贡献,一个间接的证明是高的。在落后的科研管理体制下,学术资本积累的这种模式也触发了一种真理相对主义的后遗症,即有资金的人有权力解释真相,谁有更多的资金,谁有更大的真理,毕竟,真相的证明是需要钱来完成的。就像在日常生活中那样,证明证明已经堕落到事实本身,而不是由谁来请最好的律师。这个结果是非常可怕的。原因很简单,大项目和主要研究结果并不是必然的关系,对于基础科学研究来说,情况更是如此。所以,预算的公开性能够有效地捍卫真相的客观性。毕竟,改变社区共识的代价是任何个人或单位都无法企及的。由于参与者的权威性和国家科技体制重大项目的领先地位,加上项目资金的巨量,应该成为示范项目;否则,不但不能推动科学发展,反而成为科学进步的绊脚石。那么,我们应该真正反思这个系统设计存在的不足之处。我们可以原谅个人为自私的目的放大预算的倾向,但是不能原谅对系统封面设计的蓄意纵容。 (作者是上海交大教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