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近亲繁殖危及大学创新能力

  近亲繁殖危及大学创新

  王振东基因多样性的本质确保了“自然选择”不断演变的生物学;科学领域的多样性,思想和方法,确保同样的科学创新。中国高校教职工“近亲繁殖”的现状已经危及大学的创新能力。这是我国高校建设和发展中值得我们重视的问题之一。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顾海兵教授选取我国比较知名的金融院校17所高校作为样本,对“近亲繁殖”程度进行调查分析,并与海外6所一所知名大学或系的财经系做了比较,在17所大学接受调查的987名教师中,604名毕业后直接在母校就读,占被调查教师的62%,其中,只有300名教师的工作与出勤人员不一样,占30%,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六所境外机构的比较调查教师中,几乎没有一位获得最高学位后留在我校。统计分析表明,中国大学的平均“近亲繁殖”比海外高出5倍。 “近亲繁殖”的负面影响之一是多年来在我国高校缺乏重大学术创新,其中优秀成果是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和技术发明奖一等奖几乎空缺连续多年;另一项对中国大学法学院教师的研究显示,在北京一所名牌法学院获得博士学位的52名教师中,有26名在该学院获得博士学位; 37名在大学法学院攻读博士学位的教师中,有34人获得了大学博士学位,高达92%;在中国的大学法学院,除了一些新兴法学院无法培训自己的博士学位,其中还有一个比较严重的“近亲繁殖”现象。中国科技大学前任校长朱青石在他的“第四届一流大学建设研讨会”中也指出。大学60%以上的高校教师已经毕业。严重的“近亲繁殖”现象已经受到威胁。大学创新能力近几十年来落后于中国学术创新的平均水平,在我国,高校教师的补充主要以大学毕业生为主,同一教授的“门徒”和“孙子女”并存的普遍现象。在中国的高校里,有这样一种习惯性的惯性思维:从老师的角度来看,留在门徒面前,做事方便,有利于扩大影响;从学生的角度来看,离开导师方面,一切都是“保重”。这种“肥水不流人”的观念使得“近亲繁殖”无穷无尽。学术的“近亲繁殖”与血统上的“近亲繁殖”同样具有破坏性。由同一个主人带出的同一个门徒必然会保留和继续共同的缺陷。我国学术界的“近亲繁殖”也是由于文化的特殊性,造成更严重的危害。因为按照我们的习惯,“作为老师的一天,终身的父亲”。对于老师来说,中国学生习惯于继承,不愿意或敢于超越,他们的偏差更加忘恩负义。这是我们学界缺乏活跃气氛,反对派少的重要原因。学术进步更多依靠“杂交”的优势,没有学术土壤的充分竞争,就不可能种植创新的花卉。 “近亲繁殖”形成的原因在于高等教育机构现在是一个行政体系。行政院校领导往往追求自己的利益,而不是追求学术目标。因此,在人事管理方面,不仅没有制度保障来限制甚至消除学术界的“近亲繁殖”现象,而且还有各种优惠政策,有利于留住毕业生。现有的人事管理制度实际上是保护“近亲繁殖”现象的生存和传播。据了解,为了防止“近亲繁殖”现象,国际上许多知名大学都制定了人事制度的限制性规定,一般不会把我们的学校当作老师,甚至是顶尖学历的学生也难以毕业,直接到学校教书。要在中国取得更大发展,就要大力推进自主创新,努力培养优秀人才,推动我国尽快走上创新发展轨道,切实提高技术和经济竞争力。如果教师要努力实现一流大学的目标,他们的老师就不能“近亲繁殖”。现在是解决大学教师“近亲繁殖”问题的时候了。鉴于目前我国的大学管理制度,建议从“985工程”和“211工程”大学开始,制定明确的师资制度,明确规定不能直接留在研究生院教师,特殊情况下需要留下极其特殊的情况,而且在很小比例的控制下,如要突破这个控制比例,必须向上级严格报告审批;鼓励高校人才交流,包括国内高校和境外高校人才交流;国内高校联合推荐研究生互相推荐新教师。对于曾经在我校“中老年”习惯下留校的中青年教师,也应分批次,分批次进行交流,并安排到国内外其他大学进行一段时间的访问。这是目前实施“千人计划”的补充。如果“近亲繁殖”的弊病不能消除,引进的优秀人才也将进入“近亲繁殖”人才系统的恶性循环,也会出现问题。开放,流动,竞争,团结,是中国大学办学的发展之路。如果现在这样做,几年后,我们可以通过更新教师建设模式,逐步形成学术创新的良性循环,更好地促进学校的建设和发展。 (作者是天津大学教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