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科研课题制势必改革

  研究课题体系势必要改革

  他说:“中关村试点项目涉及的机构和项目相对较少,不会为间接支持中关村重大科技项目实施间接投资试点项目。中国科学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振动太大,而且这只是科学研究管理体制机制发生重大变化之前的过渡性措施。“让”隐患规定“合法化北京中关村管委会会同财政局,市科委等部门联合启动了”中关村国家创新示范区科技重大专项试点试点项目“区“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科技项目间接费用管理办法“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研究圈中最有影响力的变化是试水的间接成本测试。原北京市政府副主任,中关村管委会原主任戴伟表示,科研经费不是按照世界通行的“间接费用”和“直接费用”分别核算和管理的,管理费的办法。问题是现行政策允许撤出的行政事业性收费远低于实际发生的间接费用,现行制度规定不得在项目经费中支付人事费用。这大大加剧了事业单位的财政负担,不利于调动科研人员的积极性。因此,目前的研究圈子管理制度更受到批评。管理办法的出台明确规定,科技专项资金列入间接费用,间接费用按性质试点单位,按设备采购费用直接扣除费用的10%〜20%规定。穆荣平说:“其实这就是把一部分违规行为合法化。他认为,这一政策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整合中关村科技资源和人才激励,但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制度中存在的问题。更重要的问题是,允许项目预算增加项目单位管理费的比例,使项目单位负责项目绩效考核人员的激励和奖励,这需要决策部门。换句话说,政府不愿意把目前的5%的管理费用提高到10%或20%,而不是让研究小组使用10%或更多的研究经费用于人力激励。穆荣平认为,这个试点项目没有触及当前制度的根本问题:一是没有改变“鼓励项目取胜”的政策取向。试点工程只是为了进一步加强项目负责人的使用权资金,可能是“动力”专项小组申请一个较长的课题,而不是集中精力提高课题质量。调动项目依靠单位加强科研管理和质量控制的主动性和监管能力。路线变化考虑因素中国现行科研体系研究组作为一个经济单位,项目负责人(PI)控制着资金的使用。因此,PI是特别容易接受的科目体系。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任务组的领导者倾向于更多地关注项目,而更少关注问题本身的完成质量。在这方面,穆荣平的建议是以该单位为主体,从项目资金中提取较高比例的管理费用,加强项目管理和质量控制和支持服务的进程。一个单位的研究,而不是一个学科的评估和激励。当然,研究小组把资金送到自己的好,研究所也有评估体系,比如单位评估主要项目负责人的表现,研究做得好,绩效评估也不好,但是这个理念在科技界也是反对的,理由是国家财政拨款给研究机构,然后从资金中抽取大量的管理费的任务是双重拿钱的。对此,慕容平认为:中国现行学科体系的薄弱之处在于,项目完成管理的质量不是 到位。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管理人员少,不能很好地管理。因此,政策导向应该是评估项目的完成情况,而不仅仅是项目的应用。另外,“如果由项目承担管理,可能会使资金的使用更合理”。但是,这意味着研究机构必须支付更多的管理成本。戴伟在发布会上也指出,在确保科研投入条件的同时,有关部门要重视增加资金监督管理服务。但现在研究所只能从项目资金中提取5%的管理费,使得研究所无法承担更多的管理责任。穆荣平认为,如果一个项目有20%至40%的项目管理经费分配给单位,有利于依托单位加强人力物力的支持项目,也有利于依托项目单位的发展壮大,事实上研究人员可以赢得项目,而且项目依赖于单位品牌的影响,如果没有单位品牌,个人难以获得资金。此外,慕容平认为,目前的学科体系不利于团队合作。中国政府对科研经费的投入正在迅速增加,这也是对现行制度的一个挑战,对于大项目来说,学科体系肯定不是,有多少课题组领导决定使用这些资金,有多少利益集团,难以形成创新与合作的发展形势。“随着科技能力的显着提高和科学技术投入的迅速增长,目前实施的学科体系不能更加适应中国科技发展的需要,甚至可以说是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科学技术的发展,制度需要实施大的变革。“穆荣平说。点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