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评论:当校长的“副部级”拿掉以后

  评论:当校长的“副部级”被删除

  “当一个社会用行政层面来衡量所有人的社会地位时,行政层面本身就是减损教育”。中国人大副总理兼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季宝成的这种看法曾经一度抛出,很快成为批评的对象。在舆论垦荒的大背景下,姬总统的言论确实看起来矛盾,而且作为现任“副部长”的大学校长,也不可避免地给人一种“标准感”的怀疑教育作为社会文明的灯塔,应该有一种超越世界的感觉,不应该依赖于权力和行政层面,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不同意姬总统的“贬低教育理论”。我想,当所有的大学都取消了行政级别时,学科校长就不再有“副部长”的帽子,整个社会仍然沉浸在“官方标准”的文化中。正在致力于“去行政化”试验的南航科技大学校长朱青石,深有感触:没有“一定”的行政层次,就很难有发言权,在政府事务中找不到任何人,甚至无法接受宴席的座位。更重要的是,在“官方标准”的幻影中,人力,财产,财产等公共资源全部由政府垄断。级别越高,权力越大,他们拥有的资源就越多。更多的是资源分配的力量。一个在行政程序中找不到“序号”的大学,在权力面前将不可避免地变得弱势甚至卑微。鉴于此,纪总的“贬低教育理论”实际上是一个明确的解释。当然,让学者远离官僚主义和回归教育的根源本来就是灵魂所有大学都应该时刻保持警惕,有的甚至举出了哈佛,牛津,剑桥等世界着名大学的例子来驳斥姬的“贬损教育理论”。这当然是非常有说服力的。我们也更愿意听到自己的话,“但是放弃放弃纱线的想法”。这个不容忽视的基本事实是这些精英国家的社会政治环境与我们不一样。认真对待行政级别。点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