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努力探索提高科技成果转化之路——访中国科学

  努力探索和改进科技成果转化 - 访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媛

  2010年12月27日来源:科技日报作者:我们的记者张静说,以提高生产力水平为目标,把科技成果转化为初始投资成为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关键环节。 1996年,中国颁布了“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制定并颁布了“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若干规定”和“知识产权管理若干规定”国家科技攻关项目,以激励广大科技人员推动科技成果转化。十多年来,科技成果转化已成为描述科学技术发展的重要词汇。
<\\ / strong>在互联网上以“科技成果”为关键词搜索,“科技成果转化率低”是绝对的高频词,这也成为人们心中的痛苦。
<\\ / strong>面对我们国家科技成果到底有什么样的问题?如何进一步推动科技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近日,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媛接受了“科技日报”的专访,就如何认识和完善科技成果转化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 / strong>造成困扰科技成果的主要原因是什么?科技日报:近年来,转化技术一直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 / strong>王渊:看看两个数据。过去三年,中央政府每年投入20%以上。 2009年,社会财政支出总额达5800多亿元,其中企业占74%以上。在近年来我国科技投入逐步增加的背景下,我们要把科技成果迅速转化为现实生产力,是全社会关注的事实,是非常正常的,也是非常积极的。科学日报:有人提出,科技成果难以转化为现实生产力的做法,长期困扰着我国。你认为这种混乱的主要原因是什么?王原:这个问题不仅是我们国家和各国都在关注和讨论的问题。从我国社会经济分析科技成果转化难的问题的总体框架出发,我认为可能有以下几个主要原因:一是中国经济发展离不开根本性转变追求短期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模式仍然主要依靠生产要素投入和产业规模扩张,这大大加剧了创新需求。其次,大学追求的是最新知识的吸收,创造和传播,与现阶段我国发展所需的适用技术不同。同时,在产学研一体化进程中,以应用开发为导向的研发机构与以现代知识创造为基础的高校并没有很好的结合。在高校,科研院所和企业方面,知识创造,技术和发展以及商业化的应用阻碍了科技成果转化。第三,我国在过去的科技计划部署中更加注重单一的技术研究和组织研究,但实际上应该更多的考虑按照产业链的总体要求和工程方法的综合应用组织技术的发展。第四,中国科学评估体系存在弊端,导致中国科学研究活动过度功利化倾向。过分强调眼前的经济效益和成果的输出,使大学和科研院所整天围绕这个项目扭转了各个课题的应用和考核,缺乏进行探索性研究的能力,不断积累上面的基础不断创新。第五,中国的创新投融资机制还存在一些不足,特别是中小企业创新活动初期投入,成长期融资和扩张期信贷投资阶段的投入暴露了我国“创新链,资金链和业务链的结合还存在亟待解决的问题,科研难以转化为商业化技术。
<\\ / strong>最后,科学研究和中介服务机构缺乏自然的中间环节。虽然我国科技中介服务机构众多,但专业服务水平尤其是为企业家和中小企业成长提供融资解决方案,很少有中介服务机构得到商业计划和管理团队的支持。
<\\ / strong>科技日报:科技创新是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你认为现在的经济发展方式对技术创新有挤出效应吗?
<\\ / strong>王渊:比如说。战略性新兴产业是我国未来发展的重点,在国家的战略定位下,各地纷纷推出风能,太阳能等新能源产业,在这些新能源产业的建设中,尽快吸引投资,形成产能,有的地方大量采购国外设备和零配件,实际上中国的太阳能和风能已经在九五期间积累了很多技术成果五年计划和“十五”计划。追逐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导致了国家原有技术成果的抛弃,这种现象并不是新能源领域所特有的,也是其他领域普遍存在的。科技日报:在建设创新型国家的过程中,创新是推动社会发展的主要动力,但在许多专家认为科学技术的低度融合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中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王垣:要认识到加快科技成果转化,解决科技成果转化问题。 “两面经济科技”一直是中国科技改革的主旋律。在我对科技部的工作进行讨论时,我强烈地感觉到科技部门一直在深入研究工业领域的技术创新问题。无论是在政策设计,决策意识和管理措施方面,我一直在试图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从制度上看,要推动科研院所转制企业转型,充分发挥其在产业技术创新中的作用。从机制上加强产学研相结合,促进高校和科研院所科技成果转化为企业。特别是85%的科技支撑计划和863计划中的60%目前由企业出资。此外,在政策方面,中国颁布了“加快科技成果转化法”。在投资方面,更多地强调财政投入的杠杆作用,动员各方面的资金推动技术创新。当然,看到这些事态发展,我们当然不能回避和忽视我国在科技成果转化方面仍然存在的体制和制度问题。这些问题只能通过不断深化改革来解决。科技日报:据介绍,目前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率在25%左右,真正实现工业化的比例不到5%,转化率80%远低于发达国家,转化率低的中国科技成果导致了前期投入的流入。
<\\ / strong>王媛:在各种“科技成果率低”的数据中,转换率两种不同的方式比较普遍的是小于15%,小于25%。应该说,这些表述只是对我国成就转化的高低程度的经验性判断。实际上,科技成果转化不是统计问题,科技成果转化率也不是统计上显着的指标。一是科技成果有不同形式,如专利,论文,技术等。他们的价值观也不同,难以评估。其次,科技成果转化是指转化还是多重转化,是数字还是价值?如果涉及到多次转化,那么中国的科技成果转化率不仅可以低,而且还可以高。如果你的意思是一个转换,那么也是从科技成果的转化来分析成效。一是财富效应,即科技成果的经济价值。其次,知识的积累。没有积累,就没有尝试各种可能的技术机会,我们的国家也不能为当前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打下坚实的基础。需要指出的是,这种积累既可能导致我们走向正确的方向,也可能导致我们失败。三是培养一支研发队伍。这三个方面都有很大的扩散效应。因此,我不主张用转换率指标来简单评价科技成果转化。
<\\ / strong>科技成果不能作为衡量经济的指标,还需要从社会的角度来评价。需要指出的是,中国社会经济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就,是因为越来越多的工业部门能够参与国际竞争,与整个科技界的努力和贡献是分不开的。 “日报”:科技日报:中国各地都把提高科技成果转化率作为政府的重要任务之一,在评估科技成果转化率时,似乎更加重视财富效应。王远:科技成果要用多个指标进行解释和分析,只有单一的指标来评价是无法得出客观的结论的,以专利为例,我国的发明专利近几年发展很快,很多人认为欧的发明专利含金量低,甚至称之为垃圾专利。就专利本身而言,决定产业发展核心技术的专利,用于保护核心技术专利的专利以及申请专利池的许多专利,专利评估非常高有一点很复杂。实质上,发明专利是一种投资产品,专利申请人愿意拿出注册费和维护费来获得专利授权。根本原因是他认为专利是有价值的。发明专利的产出是发明人的一种投资行为,发明人把我们的专利称为垃圾是非常不公平的。如何进一步提高科技成果转化科技日报:正如你前面提到的,中国的科技成果还有很多问题。那么,我们国家应该从哪些方面深化改革,进一步提高科技成果转化率呢?王远:我认为要深化五个方面的改革,推动科技成果转化。一要坚持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探索新的国家制度问题。全国体制是一种通过利益关系把各种优势力量结合起来,成为国家目标的动员和组织机制。它不能完全等同于行政系统。无论是银河一号,高速铁路还是月球探测工程,他们的成功都与我国的全国体系有很大关系。与以往不同,今天参与全民系统研究的大量学科是独立的利益相关者。因此,在国家目标的指导下,要通过更好的契约方式,利益分配和激励机制来构建全国性的制度。第二,加强中国对基础研究的支持,使大学和科研院所在必要的能力上主宰自己的研究方向,在不断积累科学问题和技术方向的基础上不断积累和探索新的能力;要加强成果型服务机构建设,提高生产力促进中心和企业孵化器等服务业组织的专业化能力;四要解决科技成果转化投融资问题在保持科技投入的同时,要更多地发挥财政投入的杠杆作用,为全社会奠定科技支撑基础奠定基础,积极创新融资产品,投融资类型鼓励我们的风险投资公司加大投入,为资金寻找技术而不是技术寻找资本创造良好的政策环境。第五,创新政策设计,刺激市场需求。过去,我国更多地强调政策的供给,主要是通过增加投资和减免税收。实际上,在创新的过程中,向不同的市场主体提供清晰持续的市场信号也是不容忽视的,这将极大地调动市场力量。
<\\ / strong>科技日报:有一个突出的现象,中国的很多科技企业成长起来,成为“小老头”。这些企业的持续增长有哪些因素制约了王远:一项科技成果转化为商业转型不仅要求技术本身具有商业价值,更重要的是要具备创业精神,这种创业精神将技术的商业价值转化为包括资产组合,业务解决方案和管理团队在内的业务增长路径。硅谷公司的百分比注入了新的管理团队,而不是直接由技术发明人。目前,中国有1700多个生产力促进中心,有700多个企业孵化器但是,许多生产力促进中心已经成为机构的衍生物,企业孵化器日益受到限制物业管理公司的业务范围。转变科技成果的服务机构要面向专业化,为中小企业提供实用的技术服务和业务解决方案,为中小企业的发展提供投融资支持,为中小企业投资者寻求商业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