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专家剖析学术造假七宗罪 法律局限放纵学术不端

  专家分析学术虚假七罪合法限制学术不端行为

  来自复旦大学的“揭丑丑闻”清华大学教授“捏造纸”向武汉大学社会学教授被指抄袭,上海交通大学教授诈骗,中国科学院一名年轻人诈骗。近日,中国国家研究院研究员董谢良的调查发现,每年在线发现的国内学术欺诈案件约有100余起,经过认真研究和比较,董学良分析认为,学术造假包括“七罪”是通过非正常渠道获得科研经费的申请过程;另一种是科研产出与资金之间严重失衡,三是科研绩效观点不正确;四是科研经费部分其他目的;第五,抄袭他人的研究成果;第六,数据欺诈的研究过程;第三,麦克风欺诈国内高校变得更糟。剽窃者不仅是讲师,教授甚至是博士,“如何遏制这种情况呢?谢东亮提出,监管者必须追究责任失职的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97条中国规定“忽视责任应该被忽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部等学术基金管理机构都是国家机关。有监管责任。监督不力,“造成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遭受重创”,应该承担过失责任。但是,在当前的学术管理领域,这个责任只能留在纸上。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按照这一刑法来追究渎职责任的先例。董谢梁还认为,目前学术造假者,除了内部处罚单位之外,没有法定责任追究的依据。从行政处罚的角度看,我国没有可以处理假冒伪劣的法律法规。从刑罚角度看,一般公民可以欺骗国家财产构成诈骗罪,国家机关,国有企业,事业单位国家工作人员骗取国家财产的行为只能构成犯罪。但是,这两项指控都要求“非法占有”。然而,欺诈和学术诈骗的资金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是经常被用来做虚假的所谓学术成就,欺骗个人的经济利益和学术地位以及职称,不符合上述要素的两个要素宪法。因此,按照现行法律,不可能追究学术造假者对科学研究经费的责任。
“限制任何放纵学术不端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乔新生教授认为,目前我国惩治学术不端行为的法律力度很小,而现行的法律规定,如果剽窃的人不起诉,抄袭不必承担法律责任。乔新生教授分析,抄袭剽窃类纠纷,目前我国大致有三个招生机构:学术委员会,版权局,法院。另外,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和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也有系统的伦理委员会。但在实际情况下,学术委员会很难完全独立,同时,在此类纠纷中,版权局只能进行调解,当事人不接受调解,有必要起诉法院。处理此类案件时,法院通常委托专家委员会进行评估。如果专家不同意,法官的自由裁量权会比较大,但事实上,从大多数中国人的行为习惯出发,选择在法庭上作斗争并不是最后的选择,同时缺乏有效的裁判救济机制和制裁也导致了受害者“放弃了权利”。因此,互联网上出现了一种奇怪的学术不端行为,而法院诉讼则抛弃了这种奇怪的现状。据统计,全国高校人口最多的五年来,我院接受的学术不端案件不足10件,中央,市,区级科研单位219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