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在SCI中老去

  SCI在旧的

  刘东阳博客 - 敲文章,改变他们的大脑。
\\ u0026>最近在断断续续的阅读文献,一边阅读博士论文相关文献,一边阅读材料阅读硕士论文,目的只有一个,前期做的更快,测试做完了,发一篇文章。一直处于这个状态,我的心中似乎无法承受,原本以为他是奥特曼,现在发现自己是一个凡人,同时只能处理同样的事情,想弹钢琴的方法,还是不行。王某遇到诊所的兄弟说,你这个可怜的状态啊,黑眼圈,看上去很累,我回答,接受你的结论,不用实验来证明。在发送文章的压力下,所有的时间都在思考SCI,SCI的享受爱好者的水平,试着通过看别人的SCI论文找到亮点和切入点。大脑充满细胞培养,转染,实时PCR,Western-bloting,基因序列,信号通路,下调阴影。看来有很多方法,看来入口点是非常好的,为什么不了解线索呢?是自己的内功还不够,就是跟别人沟通得太少,自己的才华太差,很多负面的想法淹没了一波又一波。
\\ u0026>希望宏观实验的整体控制,还要把握微妙的十一,太完美了?最近招聘会陆续开幕,据说市场可以,解决温饱问题不成问题。明年到的时候,我必须照亮一个灯吧,但我的心依然没有底。听朋友说服,要活在当下,今天最好,不要想太多。我明白的道理,还是无法控制的,也是想了很多,知道自己吓倒自己是没有根据的。
\\ u0026>虽然华法,皱纹多,腰椎硬肿,面对SCI,冷静。浙江大叔医生忍受不住的压力和自由落体,留下妻女后,让人感慨万分。他是一只乌龟,可能期望值太高,差距太大。我还没肥育土鳖,只为自己的生命负责,被宰杀,赚了一些破的钱,喂一个年轻人。也许这是史博士从混乱到清晰过渡的必然阶段。澄清的想法,从头开始,莫抱歉仓山,远离太阳寻找远方。这篇文章在地址中被引用: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265612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