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原北大副校长王义遒:教育难担培养杰出人才全

  北大前副校长王义杰:培养优秀人才全面负责培养困难

  在听到千劳去世的消息后,着名教育家,北大前副校长王义兴教授从哈尔滨飞北京。他一路沉默,在笔记本上写了几行。 “他(钱学森)感到遗憾:我们没有像他这样的优秀人才。”然而,“教育不能承担培养优秀人才的全部责任,他期待着一个人才辈出的时代......”后来他把这篇文章当作“老钱,呼唤一个时代! “ “在博客上发表的话题,点击率超过11万。中国青年报:千年后最大的恐惧千里,中国正在培养创新人才,你觉得这个问题怎么样? This:这不是教育的问题,而是时代的问题,我们现在可能不需要太多人才,比如学森特别出色,优秀的人才是我们对下一个时代的要求,改革开放以后,经济发展是世界奇迹,但依靠劳动密集型经济,主要是大量廉价劳动力,如农民和农民工,推动经济向上发展。中国青年报:王毅寰:当然,主要是想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领导人和经济企业家,不需要很多非凡的人,普通人可以创造这样的时代,经过一段时间的解放,一段时间了中国发展很快。 “两颗炸弹和一颗卫星”是每个人都应有的。在西南联大的教育下,中国高等教育在我国高等教育史上是一件非常好的工作。我对这个问题有另一个意见。西南联合大学的教育确实非常成功。但最重要的是,这些毕业生刚刚投入使用,恰好是新中国的成立,国家如火如荼,各行各业都需要人才,这些人才成了领导。这是当时的情况。所以我的意思是,不用担心,情况是起来的,人才自然会不时出现。
中国青年报:什么时候等待?王毅遒:我们现在迫切需要一个新的时代。我认为再过二十年,情况将会发生很大变化,更多的优秀人才将会形成。现在我们的经济已经到了这个阶段。经济转型必须有更多创造性的东西。创新是全国发展的需要。中国青年报:您认为,我们现在拥有世界科技创新人才有多少前沿?王毅遒:可能还是会少一些。我们在世界顶尖领域的差距仍然很大,可能是整体氛围和环境问题,海外人才不断引进,但目前的学术环境不会改变,让他们自由发挥自己的长处,许多获得诺贝尔奖的美国人实际上是从欧洲或其他地方来的,但是他们可以在美国扎根,可以吸引世界级的人才,是真正的世界级的。 :在这样一个普遍的情况下,教育什么都可以做?王毅遒:教育不能扭转宇宙,而不是说教育不负责,我认为目前高校存在一个很不好的现象,那就是行政权力远远大于学术权力,掌权的时候很难找到一个当院长或院长,他们认为这样做会阻碍学术社会,现在情况是不一样的学者们非常愿意当选官员,因为只有官员有特权和资源才有自己的项目,资金,场地和人员。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下去,那么学校将来就非常危险。我有一个问题。 2002年辞去学术委员职位后,我给了他们下面这句话:北大不能开“武大郎店”。也就是说,他可能会发现很难推出更高层次的院长。我觉得这个现象现在不是个别的。我国现在是单位所有制,人民难以自由流通。所有这些都是一个问题。一个好时代应该让每个人都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和优势。 “尽你所能”这是我的理想。
中国青年报:我们如何才能充分发挥潜能?王毅遒: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要改变人员的单位所有权。个人单位的附属,会使人缺乏流动性,功利性的工具单位,不能发挥其潜力和优势。在单位所有权的情况下,还要防止“武大郎店”的情况。一个人成功有两个因素,一个是要成功,另一个是要被赏识,现在有更多的人从事科学研究,竞争激烈,所以有些地方的“内斗”是非常强大的,上来是非常困难的,就像一篮螃蟹,每个人都想爬起来,但是后面的钳子会把它拉下来。
中国青年报:你告诉我们,当时钱学森被叶奇新教授清华大学物理学院发现,并进行了专门的培训。王毅遒:叶奇申教授真的知道,但不能说今天没有人才。当时他们班上没有14人以上,老师当然知道学生。现在有几十个学生在教授的手中,我们怎么能保持一个精英教育的模式呢?所以现在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师生互相了解,老师不但要学生学习,还要有机会做实际的研究。另一个关键是他们应该能够公开而不受限制地思考。我们现在太多了。我不认为中国人不是富有创造力的人,他们还是会想很多的东西。从事科学研究有一点胡思乱想。我收到很多信,比如推翻相对论,永动机等等。有些人五六十岁,还在研究这些问题。你会觉得很可惜,他们确实有一些想法,但基础太差了。他们认为这些东西没有科学依据,或者早就被别人解决了,但是他们不知道。中国青年报:那些坚实的基础,技术教育,但不会那么胡思乱想?王毅遒:现在教育确实有这个问题 - 你学得越多,想要的就越少,感觉你什么都懂,而且你甚至对科学不感兴趣。另外,开展全民科学素养教育是非常重要的。现在整个国家的科学训练是不够的。中国青年报:怎么办?王毅:评价国家素质的重要标准是看这个国家是否有理性思维。我倡导文科生培养的科学思维,如开设一些数学,物理和生物课程,培养逻辑渗透到这些课内。我也可以专心于逻辑课,但是我担心自己可能做得不好。如果我只谈到一些枯燥的三段论,我就会被灌输知识的逻辑。这也是我们教育中的一个重大问题 - 我们把它变成知识的问题,其实应该是一种能力的培养。
中国青年报:最后请告诉我们,你们的老一辈知识分子有什么样的形象。王毅遒:老一辈中国知识分子最重要的特点是“世俗忧患,世界欢乐”,始终以“以天下为己任”。我认为这是钱学森最有价值的精神。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特点正是“以天下为己任”的爱国主义应该与科学结合,不断追求未知的利益,可惜现在的知识分子正在失去这种精神,需要觉醒在这一点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