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一位研究生父亲的疑虑:是谁绞杀了青年学子心

  一位研究生的父亲的怀疑:谁勒死了年轻学生的崇高心灵

  去年,小孩考上了最后一所公立学校的研究生,一个寒假回来。在问一些家庭话题之后,去学习经验。
\\ u0026>
小孩没有展现出我们想象中的研究生的骄傲,新近承认的新奇的兴奋也消失了,一切都是平淡无奇,毫无例外,简直就是一杯开水,只是看了更多而已。那么多研究生,你认为研究生咋样?再多问一点,孩子的直率理想就是找到一份好工作,赚更多的钱。我想,研究生应该肩负一定的社会使命感和责任感,拥有一个深刻的思想和眼光,准入的对象,冷静,公正,周到,作为研究生,虽然增加了学生人数,但毕竟属于高级知识分子,应该是国家和社会的精英,应该表现出但是我没有看到孩子的变化,没有看到她表现出对社会信仰的理想,在国内甚至个人,甚至有点热情。我突然感到深深的不安今天的孩子糊涂人生的目标。
人类的生活只能缩小到个人生活,这是一种道德退化还是社会丧失的东西?还是孩子的智力迟钝?信念失去了失血?一个人的生活只能围绕个人狭隘,这不应该是毕业生的生活目标。一天一天,看到一个同事,同事,孩子参加了这个一年的研究生考试,可能考不好。我同事的孩子在暑假期间特意找我的孩子去和他商量,如果你看到了真相,你应该非常热心,但是我的孩子很奇怪,没有主动打招呼,不安的态度,一个20岁的成年人,怎么这么,至少礼节啊,我们不是那么好说,孩子毕竟是二十多岁的孩子了,望着眼里焦急在我的心中,我们不得不寻找一个理由来安慰自己:孩子独自一人,很努力,回家让它彻底放松,在家里面的父母面前,孩子永远是孩子。 >孩子的家始终是一个温暖的港湾,我不知道孩子在学校是什么样的,回到家时,孩子的生活被黑白颠倒:晚上在网上聊天,睡到中午,早睡那天。特别是在网络上,整个人都对拿鸦片感到非常兴奋,并没有读到带回来的书。研究生不是在做研究吗?做理论到理论积累啊,该怎么做呢?理论与实践的结合需要研究。也不可能参加社交活动。我们建议我们练习它,我们的孩子明确地拒绝它。
\\ u0026>我们在这一代更重视责任这个词,在责任上,最重要的是国家对国家的责任,也许这样的教育今天好像太假了,追求个人的成功,重点关于个人发展,物质至上,享受现实的价值对比度太大,那么反映个人对社会的关注,国家对家庭的关爱应该始终是最低的吧?孩子们今天如何能够远离社会,国家和民族,只剩下一个孤立的小岛。那些叫多少人激情的小孩,在今天的小孩眼里如此苍白空洞,如此遥远。
\\ u0026>一个没有崇高理想的人能成为国家的支柱和社会支柱吗?当然,答案是否定的。在想到中国的钱学森去世的问题后,他问:“为什么中国不能成为主人呢?现在看青年学生的身份,未来会有主人吗?恐怕更难。大师必须有崇高的理想,主人绝不会为自己而活。
\\ u0026>当我在沟通时,我问为什么我无话可说,为什么我的孩子对社会冷淡。你读过“住宅”吗?什么是人生最大的理想?就是为了赚一套可以容纳自己的房子啊,刚刚一个家就聚集了一辈子的辛勤劳动,想想社会国家有什么想法,我们可以爱国,可以牺牲,但是当大学生成为“蚂蚁民族“的毕业就是失业,但却是无路返乡,爱国无门。
\\ u0026>另外,学校也成为培养大学生的机器。过度商业化导致大学生缺乏最低限度的人文关怀。无论是大学生还是研究生,理想的崇高都被压抑和迷失,精神变得迟钝,剩下的只是最适合你个人生活的那一部分。面对困难的现实,他们不得不放弃自己的理想主义,过着谦虚的生活,成为房子的庇护所。现实不允许理想主义,现实不是理想主义的眼泪,现实社会理想和社会原始的无情绞杀,个人难以生存,爱国奉献的地方在哪里?
\\ u0026>我记得我年轻时充满激情,谈到国家事务。孩子们说,现在他们从不谈论,只想赚钱,找到一份好工作。就连他们的导师也说,找份工作赚钱。
\\ u0026>恐怕即使很难同意我的孩子的观点,我也不能坚持自己的观点,民族社会是一个多年来一直空空如也的概念,面对现实,每个人都希望得到国家社会这样的概念的热情和关怀,从而得到认可,事实上很多人都有被抛弃,边缘化和边缘化的意识,国家和个人,社会和个人是不可避免的分离主义者会互相反对,但我们怎样才能谈论国家履行社会义务的义务?
毕业几年的时候看老宅ma old的老n However,但当我的心还是沮丧的时候,一群国家失去理想,这个国家的发展会是怎样的呢?发展的高度可以有多大?孩子,就算刚做自己的事情,必须努力工作,承担责任。每个人都过着自己的生活,也是国家社会的祝福。
\\ u0026>点击

  学生成为制造机器
很多人都有弃用,排斥,边缘化的感觉,非常赞同这两个方面
 

  确实,当我第一次去读书的时候,我也对科学研究有激情,毕业时工作很难找,更别说国家的理想了,不骂国不坏。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