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科学时报:向季羡林任继愈两位老人学做人

  科学时报:季羡林任吉余两位老人学习

  7月11日,任继余,姬仙林两位着名学者驾鹤起程往西走。两位老人的离开是学术界的重大损失。我们要表示深切的哀悼。在两位先生死后,很多媒体都用“大师”这个词广为流传,似乎没有强加这样的话,你不能强调这两个老人的重要性。对于这两位老人来说,他们的学术地位实际上可能只是“主人”,而他们自己也已经拒绝了。季羡林写了一篇专题文章,摘下三位中国研究硕士,学术带头人,国宝。 “三冠一挑,也是我一个自由的身体洗掉了身上的泡沫,露出真面目的开心。当然,并非所有的机构都给两位老人添加了“主人”的称号。在北京大学当局宣布的季羡林先生的讣告中,避免了“学者”,“学者”,“国宝”等字眼,简单回应老年人的心声。人们可能并不总是能够了解深厚的知识,难以评估两位大师在“大师”级的学术成就,我们真的感动了两位老人,实际上他们是一个榜样一个人,还有很多流传甚广的故事,我们不妨举几个例子,当一个北大的大一新生刚赶到校园的时候,把行李放到路边遇到了老人的保管。等到他瘦了一下,却看到老人还留在原地,直到学校开放,学生才从台上发现,老人找他的行李,实际上是北大副校长季羡林总统。任继余先生自己评估:没有个人训练,没有个人才能。我从来没有觉得我很出色,不能用我自己的名字写信用。当我四十多岁的时候,我编辑了“中国哲学史”,这发生在我身上。如果我找到别人,我可以编译它。如果我不这样想的话,我以为我是一个伟大的哲学家,这与我的实际情况不符。从这些简单的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两位老人简单,简单,真实,坦率。他们爱自己的品质,努力成为“普通人”。他们没有因为学术知识而与普通人分开,拒绝各种灵气就是证明。相比于这两个老人的漠不关心,我们看到现实生活中更多的追求和对诚实的漠视。事实上,这些人在各种各样的气氛下,除了学术知识外,与两个老人相距甚远,做出正确的决定。他们心中有两位老人的安静和宽宏大量吗?两个老人死后都是90多岁。他们写了近一个世纪的大写字母。向他们学习什么,我们每个人都应该问自己。 “科学时报”(2009-7-13 A1新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