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葛剑雄:必须警惕学术的权力化与商品化

  葛建雄:要防范学术化,商业化

  长久以来,大学和学术界一直被视为纯粹的象牙塔,受到全社会的尊重。剽窃,侵犯,伪造等现在都是一个又一个的报道,尤其是大学生,硕士,博士,教授,院士和校长。学术不端行为经常发生在报刊上。伤心,也很无奈。我自己也收到了这份材料的副本,广东一所大学报告的真实姓名,总统复制了他的博士论文。他的博士学位本论文博士生获得博士学位。大约一年后,校长要求别人为他写博士论文,而鬼作家抄袭了他的大量博士论文。校长其实也拿到了这样一个论文的博士学位。两篇论文,甚至后记都有相同的文字。学生感谢XX教授,老师和总裁,谢谢××教授。他的妻子还是他的受访者,简直是个大问题!学术腐败的最终表现是非法使用权力或金钱非法取得学术地位或成就。这与贪污贿赂犯罪行为没有分别,应依法严惩。不用说,另一种学术腐败更为普遍。在这一系列的“欺诈”背后,有些人在科学研究和学术创作上取得了快速的成功,这种现象的根源在于学术化和商业化,比如一些官员虽然出于良好的愿望,却设定了不切实际的目标,另外一个例子是他们自己的表现,有行政权力干预学术,知道这不能做,不能诉诸于欺骗?学术成就或者地位越来越与资源,项目,资金挂钩研究经费一直是稀缺的资源,更多的钱,不可能是恶性的竞争?奖项也是如此,每个人都想要更多的奖项,奖项来自?结果是全部的结果这种奖励越来越多的评价,更多的评价更多的是滥用,也造成了很多黑幕丑闻。学术腐败似乎是个人的道德问题,其实一个制度性的roblem。例如,相当一部分研究经费是以佣金,津贴,劳动力成本等各种名义为基础的,个人用于个人使用,有些则以各种方式报销。另一方面,研究员除津贴之外的底薪不高。所以研究经费已经成为增加收入的主要途径,导致一些人从汽车到卫生纸,化妆从小孩到妻子出游,个人消费都算在科研经费里。为了分享更多的实际利益,学术泡沫是通过虚假,夸张的手段创造的,这并不奇怪。学术腐败也是社会风气的体现。在我国,全社会急功近利的坏习惯也渗透到了大学里。例如,为了能够在“科学与自然”等国际权威刊物上发表论文,请大量编辑相关人员,或者拉扯不相关的国际名人签名。一些大学为了建设世界一流的大学留出了时间表。实际上,它们在世界上还远远不够。教授们都知道没有这样的事情。然而,口号呼喊,计划照片和直接的好处。虽然中央领导层长期以来强调科学研究的发展应该是白手起家,但实际上有些部门和地方,不论实力如何,都在“大进步”。因为他们满足于渴望求得成功的心态,所以常常无论成本和效率如何都无能为力,在高标准,低标准的情况下评价“先进的世界水平” ,低标准,结果大笑大方。面对各种学术不端行为,是时候进行全面管理了。如果我们的制度是正确的,我们应该坚持要有一个缺陷来做出调整。公开监督,依靠国内外的学术力量。应该加大力度惩罚一个人。融化了。另外,还需要改革学术评估机制,加强对科研经费的监督,增加科研人员的收入。学术腐败像病毒一样,如果无人看管,可能会恶性传播。今天是明天可能成为普遍现象的少数现象之一。如果气氛恶化下来,将会很沉重。 (陆少刚/整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