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峨眉山玄武岩及相关岩浆硫化物矿床成因

  峨眉山玄武岩及相关岩浆硫化物矿床成因

  宋燕,胡瑞忠,朱丹,朱伟光,肖家飞,陶岩等国家“973”项目“华南地块内陆成矿背景与过程”国家重点实验室矿床地球化学研究项目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 - “南方内陆大陆成矿作用”项目和“百人计划”项目“中国北方岩浆铜镍硫化物矿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峨眉大火成省岩浆(PGE)-Cu-Ni硫化物和V-Ti-Fe氧化物矿化“等项目资助,对峨眉火成岩省玄武岩演化及有关铜镍硫化物矿化进行了系统的PGE示踪研究,取得了一系列进展。通过峨眉山玄武质岩浆演化的PGE示踪,研究人员发现,峨眉玄武岩PGE成分有两种趋势:一是所有高钛玄武岩和一些低钛玄武岩经历了S-非饱和条件,分离和结晶显示随着Ir的减少,Pt和Rh略有下降,而Pd略有增加。其次,随着其他低钛玄武岩中铱的减少,钯,铂,铑显着下降,物质熔融。在S不饱和条件下,玄武岩Pd / Cr和Pd / Pt比值增大,Pt / Y比值随分离结晶度降低,硫化物/硫化物/ Pd比值不变。低Ti玄武岩硫化物的熔化不仅导致Pd的损失,而且导致Cu / Pd比率的快速增加。结果发表在“化学地质”(2009)。研究人员将峨眉火成硫化物矿床划分为三类:(1)Ni-Cu-(PGE)硫化物矿床(杨柳坪,正子岩,青年等); (2)镍铜硫化物矿床(利马和白马寨等); (3)硫化物PGE硫化物少,阿布郎朗等)。上述三类岩浆硫化物矿床硫化矿物中Ni,Cu和PGE含量差异显着。不含Cu-Baoshan硫化物的Pt-Pd矿床的PGE含量最高,与Bushveld的Merensky和Great Dyke丰富的PGE层的PGE成分相似,相对于Ni和Cu的弱正异常。杨柳坪岭青矿多硫化物型镍铜铂族元素矿床硫化物PGE明显低于金宝山矿床,PGE相对于Ni,Cu有明显的损失,与俄罗斯相似,其中硫化物诺里尔“矿床基本相同,利马和白马寨多硫化物镍铜矿床硫化物PGE含量甚至低于加拿大Voisey海湾硫化物,PGE负异常更为显着。在100%硫化物标准化后的PGE相关图上,无硫化物矿床(金宝山)和多硫化物型矿床(杨柳坪,青山,利马河,白马寨)的PGEs呈良好的正相关关系。金宝山矿床硫化矿中的Cu和Pd比值最小,而利马和白马寨矿中硫化物矿石的Cu / Pd比值最大,达到105以上。 PGE-金矿山硫化物矿床的高,低含量描述金宝山硫化物矿床不是从玄武岩浆液中熔融出来的PGE损失,与Ru,Pt,Ir,Pd呈正相关关系,而Pd / Ir比值表明IPGE和PPGE之间没有区别。因此,推测硫化物熔化时,PGE含量的变化与R值的变化有关。 PGE含量异常低,Cu / Pd异常高表明利马和白马寨矿床的硫化物从PGE强烈亏损的玄武岩浆中剥离出来,Pt与Pd和Ir呈负相关,Pd / Ir比率的变化表明硫化物中IPGE和PPGE之间的结晶度存在显着差异。杨柳坪岭河矿床硫化矿物的PGE特征位于这两类矿床之间,也表现出硫化物熔体的分离和结晶。以上成果已发表在“化学地质学”(2008年)上。通过以上研究,地球化学研究所矿物地球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研究人员认为,PGE示踪研究的重点包括:(1)许多玄武岩中的PGE准确数据,超镁铁质侵入岩,即使硫化矿石含量很低(10-9),分析也非常困难,高质量的数据是获取正确遗传信息的基础; (2)其他不相容微量元素与PGE的结合有利于更好地提取玄武岩偏析结晶和硫化物裂变的遗传信息。 (3)硅酸盐与硫化物的比值(R值)是分析硫化物洗脱特征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但单一元素计算的R值往往会导致结果矛盾和错误信息。因此,最好以两种元素相关图的形式计算R值。 (4)IPGE与PPGE的相关图是确定硫化物熔化的一种有效工具,用于分辨纸浆晶体。 (来源: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