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杜祥琬谈低碳能源战略:哥本哈根只是一个逗号

  杜相陶谈低碳能源战略:哥本哈根只是一个逗号

  [科学时报会计红梅]“大论坛,大市场,大战场”。 2月2日,去年年底出席哥本哈根会议的中国工程院前副院长杜相涛接受了“科学时报”记者的采访,对于会议留给他的印象,总理顾问委员会成员。中国能源研究院战略科学家在哥本哈根会议上发表了题为“积极致力于减少碳强度和中国必须付出努力”的演讲,受到赞扬并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围绕会议的后续讨论在哥本哈根会议结束后如火如荼的进行中,对于国家元首,国外媒体和技术专家纷纷发表各种观点,杜向万的观点是:“可以说是百花齐放,可以说是没有协议。哥本哈根只是一个逗号,中国需要培养内部力量是根本。 “对于中国未来的低碳能源战略,杜相陶有自己的看法。聚焦
“捆绑”和“反捆绑”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京都议定书”的“坚持”原则改变“,制定了2020年的减排目标,长期的全球减排目标和发展中国家的责任主动,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财政和技术支持,这四点是哥本哈根会议的重点“杜相涛说,如果我们能用它衡量,这个会议可以说基本上是成功的。会议结果维护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京都议定书”和巴厘岛路线图的现有内容,确定了气候不低于2度的控制目标和工作方向坚持“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多方参与谈判模式,“哥本哈根协议”也表达了各方合作的积极意愿,但是,会议认为,应对气候变化已经成为一个长期和新的斗争领域。“杜襄told告诉记者,目前争端的焦点在于如何厘清”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发达国家试图逃避责任,限制发展中国家的发展,“约束性”和“约束性”已经成为poli的新焦点博弈与经济竞争。同时,我国的压力将进一步加大,“责任论”和“威胁论”将上升。一系列的数据显示,发达国家在18世纪到1950年的工业革命中占人类化石能源二氧化碳排放总量的95%,1950年至2000年发达国家仍占77%。今天,发达国家,占世界人口的22%,仍然占全球能源的70%,即使在目前的承诺下,到2050年美国的人均排放量仍然是发展中国家的2.3到5.4倍。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发达国家不得不承担发展中国家减排过多的责任,对此,杜香湾用一个生动的比喻来反驳:“农民用柴火取暖和做饭的女人是怎样的资本家“共同承担责任”?“哥本哈根只是一个逗号,中国简直就是连好一个公民。 “杜襄藩告诉记者,我国在主动承诺降低碳排放强度的同时,维护发展权,不仅表现出了作为负责任的大国的态度,而且也是我国对转变发展方式,切实走科学发展之路,其核心内涵是“绿色低碳中国能源发展战略”。
减少碳强度依靠在哥本哈根实现中国重申其减排目标:到1990年和2005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强度下降46%。在此基础上,中国还提出,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量将比2005年下降40%-45%。我们积极降低碳强度的承诺靠实现呢?杜相涛认为,这主要取决于三个途径:一是节能降耗,提高能效,二是降低能源强度,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26%至30%;二是发展非化石能源(包括核能和可再生能源),减少碳排放8%-10%;第三,通过化石燃料的清理,减排量减少6%至7%。杜祥涛说:“通过这三个渠道,我们可以将碳排放总量减少40%-47%。”据他介绍,中国的一些积极的承诺已经被科学家反复证明。杜相涛认为,这三个发展方向是“低碳绿色能源战略”的三个子战略,实现双赢的经济和环境环境,通过这三个子战略,中国将发展三类绿色能源,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型能源之路。杜象涛特别强调能源效率是一个巨大的,价格便宜的优质能源,是绿色能源零污染,我们的节能潜力因此,我们要倡导中国特色的消费模式和生活方式,建设节约型消费体系,在全社会推行“适度消费,精神追求”的生活方式,反对“中国的人均能源消耗,人均汽车数量,人均排放量,单位建筑面积的能源消耗必须控制在显着水平低于国际水平,这是“节约型社会”的必然内容,也是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创新的必然要求。另外,为了清洁化石燃料,特别是煤炭的使用,使这种黑色能量“绿色”。据杜相涛介绍,煤炭是我国目前占绝对优势的能源资源,对于经济规模较大但幅度较小(低效,无污染)的经济贡献很大。煤炭在总能源中的比例应该逐渐减少,到2050年可以压缩到40%。过去十多年来,消耗煤炭的绝对数量仍将继续增加。经过艰苦的努力,将在2030年左右巅峰。从那时起,能源总量的增加将由新能源清洁能源所补充。煤炭的清洁,安全和利用效率将逐步提高。煤炭的战略地位将作为重要的基础能源进行调整。他特别指出,要加快发展可再生能源和核能,使之成为中国能源的绿色支柱,中国可再生能源的战略地位将从补充传统能源转向替代能源,即使是主要能源之一,也将对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作出重要贡献。在这个阶段,为了适应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我们需要建设智能电网,发展储能技术。不确定性进一步研究
“到目前为止,哥本哈根会议已经举行了15次,最近的是最受欢迎的。”都向万,这表明自然科学问题已经影响了经济,社会,民生领域,并进一步政治化。
“在未来发展战略的制定之前,首先要明确的是,哪些因素是确定的,哪些是不确定因素的不确定因素,我们要进一步加强研究,增加我对此的理解问题。“杜相涛说。据悉,到目前为止,人们已经就二氧化碳在温室气体中的作用达成了共识。但是,它在气候​​变暖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目前各方仍有不同意见。 1750年,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为250ppm。工业革命后,逐渐增加到385ppm,继续上升。数据显示,工业革命以来,大气总体温度上升,但有振荡。这些都是可以确定的因素。但同时还存在一些不确定性:“影响气候变化的自然因素和人为因素的定量估算”,“大气温度变化的周期长周期规律”。由于这些不确定因素,再加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责任和义务也相差很大。因此,“虽然现在已经有了普遍的共识,但面对尖锐的利益冲突,很难达成定量的协议,”杜相陶说。为此,杜向团呼吁,我们的科学家要进一步加强对气候变化认识的基础研究,增强中国的国际声音。“在我参与的战略建议中,我进一步反思这个问题是非常重要的。他说。“科学时报”(2010-2-3 A1新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