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10000把待开的科学之锁

  万科学的锁定

  近年来,风格的变化已经成为人们常说的话题。一些科学家非常担心我们的未来年轻人是否忠于科学精神。为了引导科学家从根本上解决科学问题,鼓励青年人才投身基础科学研究,教育部,科技部,中国科学院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共同发起了“万科难”征集活动,出版社出版了系列丛书“万科学问题”,该丛书还被列入“十一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项目。目前,该系列已经陆续推出了数学数量,物理数量和化学数量,并收录了大量从活动中收集的相关科学问题。这一系列的书是一套流行书还是一个难题?这些新问题的意义是什么?近日,记者采访了一系列编辑 - 科学出版社严德平的数学分工。 □采访本报记者刘畅□采访科学出版社主任严德平数学科“科学时报”:编写“万科学问题丛书”的目的是什么?这样的招标是我国首次,如何看待这种创新的方式?提出新问题有什么意义?严德平:从我们出版社的角度出发,不是写这本书,这本书是征集活动的成果。招标是由教育部,科技部,中国科学院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联合发起的。这是一个政府活动,设置舞台和演唱科学。目的是营造良好的学术氛围。所以这本书只是一个副产品。因为现在大家都在说学习风格在变,所以一些科学家非常担心我们未来的年轻人没有投身于科学精神。由于四部委和科技界的关系很密切,这些事情或多或少反映了部分部门负责人的想法,他们也在考虑如何改变现状,所以我们借鉴“十万个为什么”这个科普表格收集问题,为年轻学者指引方向。 \\ u0026至于提出新问题的意义,首先是向公众推广。虽然内容可能有点深奥,但是公众可能会感兴趣的是看看我们的科学家现在正在研究什么。这里有年轻的硕士博士生,如果他们今后想从事科学研究,那么从哪个方向入手,可以给他们一个指导,甚至一些研究人员也想做一些研究项目,如资金申请,你也可以看出哪些问题在各个学科中都是比较重要的,因此,普及,指导和指导的意义就在于此。“科学时报”:这些问题是如何收集的?如何联系提供问题的人闫德平:我想了很多收集的方法,因为每个人都可能遇到问题的各个方面的工作,但是要成为一个科学问题需要简明扼要,通过四个部委和领导小组,采取多种途径向高校发出通知,希望动员高校教师积极参与参加活动。同时,还向全国院校国家重点实验室,教育部和国家科学院国家重点实验室发出通知,并致函两院院士。也有可能通过像长老会退休协会这样的组织来传达我们的信息,希望这些科学家能积极参与这个活动。最后真正重要的是编委会通过他们的影响来收集这些问题,这样不仅国内学者,还包括海外华人学者也积极参与到这个活动当中。 \\ u0026我们有提供问题的特殊窗口的网站和网站。这些海外人士,通过我们编委的专家的影响,直接联系这些专家,然后把这些问题分类。你可以看到你有多少在线索引的问题。招标花了两年多的时间。从2007年6月开始,可行性分析花了很长时间。包括是否有可能征求问题,科学家是否对此感兴趣。在北大,南开等大学做了一些调查。 8月份四部委通知有关单位。 “科学时报”:为什么在数学,物理,化学三门学科中名列第一?书中提到收集问题的各个分支之间的分配缺乏平衡,未来准备续集呢?严德平:这可能与这几个学科的特点有关。从历史发展这个既有历史相对较长的学科,又是现代科学的基础学科。还有一位法官认为,物理化学的数量可能比较容易收集问题,因为没有先例可供参考,先与物理化学的数量有关。实际效果取决于以下收集活动。 \\ u0026领导小组对续集有疑问。由于科学问题不断变化,几年后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出现新的问题,每三,五年就可以修改一次。 “科学时报”:在没有经验,模式和操作方法供参考和参考的情况下,在工作中遇到什么困难,该如何解决?严德平:问题来自各方面。幸运的是,我们的出版社有承办过去可以应用的大型活动的经验。例如,我们首先组织编委会,充分发挥编委会的作用,把我们组织各项活动的经验讲出来。主要问题是我们的科学家非常忙碌。举个例子,如果我们开会,组织起来会很困难。我们最初关注的是许多民间科学家提出的问题的科学性,所以最大的问题是最初的招标活动步伐缓慢。 “科学时报”:请您谈谈本书对科技人员以及广大博士,硕士生的影响,作用和重要性。严德平:这是要经过时间的考验。从我们希望的角度来看,我们的许多科学家和技术人员现在觉得他们不知道该做什么,主要是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方向选择。包括硕士研究生在内的博士生可以从内部找到一些启示,也是对我国大量投入科技投入,让人们知道科学家现在在做什么的一种说法。有兴趣的可以进入这个领域去研究一下。“科学时报”:这本书的读者定位?请问非专业本科生有阅读这本书的难吗?严德平:难有定论书“主要是针对那些对某一课题感兴趣的人。例如,有些人喜欢高中化学,并可能研究这本书中的问题。我们希望高中生能读懂,大学生爱读书,硕士生和博士生都可以使用。当然,你是否可以做到这一点还需要读者考验。科学时报:什么是总体安排阎德平:现在的总体安排还是从数学和物理等基础学科,包括天地在内的医学农学这个领域着手和布局。开始了基础生物学,地球科学,天文学征集活动,编委会已经建立,经过这个农学和医学的启动,目前还在筹备之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