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白春礼:人才培养避免“近亲繁殖”

  白春丽:人才培养要避免“近亲繁殖”

  10月28日,在北京怀柔美丽的雁栖湖畔,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新校区承建的中国科学院最大基建项目,总投资约18亿元人民币 - 打破了地面。 2011年完成后,数千名研究生将开始他们新的人生航海事业,开始另一个青年的梦想和追求。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作为中国第一个由中央和国务院批准的研究生院,现已成为亚洲最大的研究生培养机构。改革开放30多年来,已有3万多名博士,硕士接受了培训。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关键是人才,特别是创新型科技。记者就此话题采访了中国科学院常务副院长兼院士白春礼院士。 35位院士30位
探索创新培养内在规律
记者:多组数据使得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印象深刻:改革后只有30位开放年内,中国科学院依托各研究所培养的研究生,共有35位院士。近十年来,全国博士研究生比例不到10%的国家百强博士论文占全国博士论文百分之十七的百分之十八,这是博士研究生培养的重要标志,从研究生院自身实践出发你怎么看待高层次人才培养?白春丽:我是1978年的研究生,第一个研究生,记得在燕继慈会长的主持下,王大珩,周光召,吴欢,吴烨,刘东生,吴先生文君等一大批科学家亲自授课。李正道先生专门为研究生院提供课程。杨振宁,吴建雄,陈胜深,林家桥也出席了讲座。当时的研究生院虽然是粗糙的,但却形成了教师讲课,良性的教学培训环境。国家科学院有100多个研究所和研究中心,因此建立了研究生院的特点是显而易见的。目前有两所院校320余名院士,博士生导师4200多人,硕士生导师3900多名,具有较强的培养和引导能力,国家几乎所有重大科学和工程设施都在学院大型科技项目往往是科技人才成长的“沃土”,此外,全院近60个国家级实验室和国家重点实验室,中科院70多个重点实验室20多个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为学生的科学研究和培训提供了良好的环境,另外还有大量的重大科技项目,直接参与其中的研究生,很快就能融入世界尖端科学研究,当代高科技研究创新与密切合作与互动升高层次人才培养是法律都认同的。中国科学院的研究生教育符合这一固有规律。记者:目前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的学生有3.5万人,这样的一个学生,人数众多,所以人们想到前几年的考研热,还有一些高校的导师带着几十名同学。另一方面,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的“两阶段”培养模式在第一年以后又向全国100多个研究机构传播,培训质量是否有保证?白春礼:离国家科学工程的距离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被隔墙隔开。它是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玉泉路教学园。还有中关村教学园区和奥运村公园,还有北京以外的5个教育基地,还有全国100多个研究所和研究中心(研究生培养单位),形成了一个完整而丰富的教育体系。研究生专注于完成课程教学,然后进入研究所跟踪导师开展科学研究和实践论文,我们称之为“两阶段”培训。针对中国科学院的特点和优势,实施培训和管理的“三统四结合”,确保质量。学生进入学院后,一方面要严格督导制度。一方面,研究生院校也有相应的教育培训和质量控制,甚至不断拓展学术道德教育和心理健康教育。 3.5万名学生,似乎是一个庞大的数字。但经过计算,我们有八千多名上司,加上相当一部分硕士生在二年级转为博士生,实际上每年平均只有一名研究生,有些专业会比较合适,即使如此,5年内每位导师最多有9名学生,这样导师可以有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来培养学生,我认为研究生教育的重点是质量我们始终坚持这个原则。
国家需要创造更多的第一个研究生教育历史记者:我们知道,从中国科学院出来的一个新的中国第一位理学博士,工程博士,女医生,双学位博士。作为新中国第一所研究生院,现在也是中国乃至亚洲最大的研究生培养机构。我们似乎能够从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的发展中触及研究生教育的背景。白春礼:中国科学院是中国新一届研究生教育的重要探索者,是研究生教育改革开放的重要先驱,新世纪的研究生教育是改革创新的重要推手。上个世纪50年代初,中国科学院面对国家科技人员的迫切需求,借鉴了国外研究生教育,开始了研究生教育的积极探索。 “人民日报”1955年9月6日在社论中指出,中国科学院首先建立了正式的研究生制度,后来合格的高校也要建立正式的研究生制度, 1977年,中国科学院和教育部联合印发“关于1977年招收研究生专项措施的通知”,使我国研究生教育在停学12年后能够恢复,1978年3月,国务院批准在北京设立中国科学院第一所研究生院 -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研究生院,现为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前身,截止到2000年,经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教育部正式批准,在中国大学研究生院上述科技文献(北京),109研究所(研究生培养单位)研究生教育资源整合,更名为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组建。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科学院坚持“科教为本,兼有成果,有人才”的原则,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形成了研究生教育模式与高水平的科研创新紧密结合,取得了显着的成绩,创造了一批在我国研究生教育史上的“第一”。
避免近亲繁殖
毕业生留下来在学院不到10%
记者:钱学森先生曾经说过,“为什么我们的学校不培养优秀人才呢?他说,优秀人才是指科技战线的领军人物。你觉得这个问题怎么样?研究生院在这方面有什么措施?白春礼:前几天,钱离开了我们。他的死是整个国家和民族的损失。但是,他的优点和行为,我们将永远铭记和激励我们继续战斗。钱老提出了关心国家未来的问题,我们一直在思考。我认为在培养高层次科技人才当然包括培养领军人物的时候,至少有三个方面值得认真考虑:如何塑造有利于科技创新的文化教育传统,改善;鼓励原始创新的体制和机制如何健全;加强;如何建立和完善有利于优秀科技人才成长的宽松环境?近年来,我们更加重视培养青年科技队伍,尽可能为他们提供空间和舞台。我们也希望正在读书的研究生能够尽快成长为科研干部。除普遍支持生活补助和奖学金外,部分优秀研究生还获得专项科研经费支持,其中一部分可达20万元至40万元。同时,人才培养要着眼于全面发展,还要包括人文,社会责任,合作,勇气,战略眼光,学术道德等;作为领导或研究的领导者,同时也是组织能力,管理技能和沟通交流的较高要求。近年来,研究生院引进了“跨学科专业选择方案”,“跨学科课程继续教育计划”,“通用标准案例必修课程”和“相关标准考试规则”等措施。另外,为了满足国家和社会对科技人才的需求,我们明确规定留在科学研究所的毕业生比例不得超过10%。在这样做的过程中,不仅要履行培养和输送人才的责任,而且要避免“近亲繁殖”,更有利于人才的成长和发展。只有在这个丰富的实践中,才能掌握优秀的专业人才。科学与人文
创新人才的结合需要了解更多
记者:很多科学硕士都非常强调科学与人文,科学和艺术的结合。我也了解到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为学生专门设立了“科学与人文”论坛。基辛格和其他人都非常高兴地与学生们进行讨论。你怎么看?白春礼:建立“科学与人文论坛”,是以自己的科学技术为主的人才培养环境。他们注重创造校园文化氛围,增强学生的人文素养,全球视野,战略思维和辩证方法,项目更加成功的尝试,自2003年以来举办了90多场高水平的演讲,成为品牌,“论坛”确实是群众聚会“两弹一炸”王大衡,周光召,高级领导曾培炎,陈至立,国家科技大奖得主吴文君,李振生,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赛宾斯,国际要员布什,基辛格等学生与学生面对面交流,这对研究生来说是一个非常宝贵的机会,而且每年都是在学科领域取得新进展的夏季小学阶段多位世界着名科学家,着名学者和跨国企业领袖应邀讲学,讲学,助学生接触科学技术,学习借鉴彼此。

  关键词:标准技术管理成功工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