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自然》与《细胞》反思2009年甲型H1N1流感

  性质和细胞反映2009年H1N1流感

  2009年甲型H1N1流感在墨西哥科学家出乎意料,同时也让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和政府部门恐慌,幸好流感疫情并没有来势汹汹,一种流感疫苗也已经量产,回顾2009年流感给科学家留下的是这是“自然”和“细胞”近期评论的反映。大自然:大流行的社论教训
大自然在这个全球性的大流行中总结了理想的举措,同时也提出了一些中肯的意见,找出需要改进的地方一节。
承认学术交流日趋成熟。将SARS病毒数据共享到H5N1已经成为一个很好的科学现象。大自然的社论显示,只有通过数据的共同努力和公众的研究,才能帮助防止爆发并尽早找到解决办法。
承认两个政府和公众对沟通以及及时发布信息等措施变得更加合理,特别是墨西哥政府作为甲型流感病毒的鼻祖,并没有因为旅游等业务的保护而隐瞒疫情,各大媒体也以实事求是的方式宣布甲型流感的爆发,这一开放透明的制度值得称赞。
“自然”社论指出,目前爆发幸而不致死,尽管早期的抗流感疫苗和抗毒药物缺乏流动性,但死亡率并不高,幸运是不幸的,但下次我们是否有这样的好运还不好说。需要改进生产周期的第一点流感疫苗是相对较长的,六个月,而且必须用于鸡的生产过程中病毒的生长,这可能会导致大流行性流感病毒重组带来了机遇,科学家们应该开发新技术来制备流感疫苗。第二点需要改进
监视。在甲型流行性感冒爆发之前,罪魁祸首实际上已经在猪群中存在了10年,至今还没有被发现。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直到涉及到灾难性的人类。如果下次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如果一条小溪被高致病性禽流感H5N1重组,那么风险因素有多高。人们不仅要盯住人口的爆发,动物疫情的监测还需要加大,毕竟很多疾病可能来自动物,我们可能会陷入被动而没有预防。
细胞:H1N1:墨西哥的视角
“细胞”的编辑的文章,墨西哥分支家庭学习写的文章指出,指导政府实验室和大学的学术实验室不是及时沟通,缺乏科学合作,这导致墨西哥科学家不但没有在甲型H1N1流感研究中占上风,而且落后于其他国家。文章指出,学术性实验室高度重视疫情的发现,希望政府化验室项目进行研究,可惜政府并没有这样做。墨西哥本土科学家必须向美国和加拿大的CDC实验室发送样本,之后科学家们受到了批评。文章指出,政府部门和国家学术实验室缺乏信任,也缺乏自由的学术交流。
阅读更多“自然”编辑部编辑总结全文(英文)
“细胞”(英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