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细胞研究》:裴钢小组阿尔茨海默病研究获新

  “细胞研究”:裴刚集团阿尔茨海默病研究取得新进展

  分子细胞生物学实验室,上海生物科学研究院,复旦大学药理研究中心,同济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在细胞在线版发表最新版本的阿尔茨海默病研究进展文章GPCR /分泌酶复合物调控β-和γ-分泌酶对Aβ产生的特异性,并促进AD的发病,文章的作者是裴刚院士,阿尔茨海默病的主要病理特征是老年斑,神经纤维瘤缠结和由于异常淀粉样蛋白斑沉积而发生在脑中神经细胞表面上的神经元死亡。淀粉样蛋白斑主要是细胞内异常产生的大量淀粉样蛋白β(Aβ)的细胞外堆积。目前接受的“Aβ假说”是通过一系列细胞级联反应(包括自由基反应,线粒体氧化损伤和炎症反应等)直接或间接地在神经元和胶质细胞上异常的淀粉样蛋白β的细胞外沉积,最终导致神经元功能异常或死亡,引起认知障碍。痴呆症(老年痴呆症)发生于阿尔茨海默氏症和老年性痴呆症以及基于异常行为的神经退行性疾病的精神。阿尔茨海默病是老年人心脏病,癌症和中风后死亡的第四大死因,随着中国社会的逐渐老龄化,如何有效预防和治疗一系列包括阿尔茨海默病在内的神经退行性疾病,关系到我国人民的素质和全民健康的水平,已成为我国人口与健康战略性议题。研究认为,抑制β-AR和γ分泌酶将有效抑制淀粉样蛋白的沉积,理论上可以减缓或阻止阿尔茨海默病的发生,但不幸的是,这些酶不仅参与了病理过程阿尔茨海默病,还调节Notch信号和钙粘素等其他信号,抑制这两种酶将导致其他疾病。裴刚院士研究小组发现β和γ-分泌酶活性同时促进了Aβ的形成。这种增强与β-AR和早老素-1之间的相关性有关,并且需要细胞内和随后的γ-分泌酶诱导的β-AR激活剂的内吞作用进入二级包涵体和溶酶体,其中产生Aβ。研究小组发现,β-AR和γ-分泌酶需要与δ阿片受体形成复合物,然后共同促进淀粉样蛋白的形成。研究发现,使用纳曲吲哚是一种抵抗δ阿片受体的药物,在没有副作用(缓解阿尔茨海默氏病的潜在治疗靶点)的情况下,可有效缓解淀粉样蛋白的产生。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