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丘成桐谈拔尖创新人才培养:不要以为自己穷就

  油成栋谈创新训练:不要以为自己什么都做不好

  他出身于数学,他有开门关门的精神,具有勇气的直接性,只要碰到问题,他就坚持要打开门。这是毛友堂的数学大师的生活写照,他说,1969年,他离开中国去美国,40年来,中国的数学研究和国际先进水平之间一直有距离,他自己一直都很后悔。他说,中国经济取得的成就引起了世界的关注。学习百年比经济发展更加困难,更重要。他希望他能做些什么。他希望中国能有更好的学术氛围,让更多的年轻人尽快成长。就像一个做苦心学习的年轻人,他希望不要被外界因素打扰,为发展中国一流的数学学科,培养一流的创新人才...... - 铭文 -
丘成William William Casper Graustein讲座教授,哈佛大学数学系主任,美国科学院院士,俄罗斯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院士,1982年荣获数学最高荣誉的Fields Medal(1982)是麦克阿瑟天才奖(1985年),瑞典皇家科学院克劳福斯奖(1994年),美国国家科学奖(1997年))等多个奖项的获得者。记者(以下简称记者):我看了近几年在国内发表的一些演讲,你们找到高等教育,关注人才培养问题马杰主任专科部门也表示,你很沉迷于人才培养。作为数学大师,为什么如此专注于人才培养呢?关于如何培养中国高校一流创新人才有什么新思路?遇龙桐(以下简称蚂蚁):人才培养是一个国家的命脉。无论古今,中国还是世界,国家的繁荣都依靠人才,没有人不能成为一流的大国。肖教授谈论我的瘾,这与瘾是无关的。在美国,各个领域都有很多领导人,但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还是很担心人才。年复一年讨论的问题是如何培养更多的人才,如何使人才成长。这是美国力量的主要原因。我从60年代到美国已经40年了,我发现美国大学数学系主要讨论的主要问题是如何促进青少年和促进年轻人。他们认为这与整个学校的未来和整个社会的未来有关,例如哈佛大学数学系基本上是世界上最好的数学系,最近我们邀请了三位年轻人教授是终身教授,三个人的平均年龄不到三十岁,这样的例子在国外很少见,但我们认为提倡年轻人是我们最重要的行动方针,这让我们的数学系乃至整个美国数学都能够不断成长和生存,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世界上有这样一个现象:二十多岁的科学家做了许多重要的工作,许多伟大的物理学家和伟大的数学家。一般来说,数学家和科学家的主要工作可以在40岁之前看到,其中许多是在30岁以前看到的。如果40岁以下的人不能说出,他的未来基本上不是很乐观。当然也有例外,但大多数40岁以前的顶尖科学家,他们的成就已经可以很清楚地看出来了。美国大学之所以活跃,是因为他们在三,四十年代培养了一大批年轻的教授。年轻的教授有时比高级教授的薪水高,有些高得多。我记得28岁的时候,我的薪水基本上是整个数学系的第三名。美国的大学愿意这样做,因为他们认为年轻的教授是重要的。同时,更重要的是,美国的高级教授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他们愿意承认,许多年轻的学者比他们的年龄更重要。即使年轻的教授做得不好,他们也愿意给年轻的教授一些职位,好让他们长大。中国需要充分认识年轻人的重要性。仔细想想如何找到它们,训练它们并吸引它们。二十一个奖学金是一个干得不错的学者,我想中国应该花很大的力气让他们回来。因为我们的知识是在中国而不是在国外。许多伟大的中国科学家拿走了诺贝尔奖,由于外面的工作,他们被带到国外。我一直希望在清华,在大陆做这样的工作比在大陆培养自己更重要。一些最好的本科生培养
注:清华今年秋天开始“清华学校培训计划”,你亲自指导清华数学班的建设。你还担任过新上市的清华数学科学中心主任。你对清华数学培养高层次创新人才有什么想法和计划?你认为如何促进顶尖青年人才的快速增长?邱:清华有全国最好的学生。我们希望这个群体中最好的高中生在进入清华后能够培养好本科教育。所以我们在大学里设立这个比较特殊的班级,教他们扎实的知识。首先要培养一批本科优秀的学生,让他们继续努力奋斗。据我所知,某中国大学的数学系每年大约有150个学生毕业,但我真的可以继续做不超过两三个纯数学。我从事数学相关专业,如统计,A,不超过10,比例不高。哈佛大学数学系每年的毕业生中,六七十年代有超过20%的人继续获得奖学金,很多都成为世界知名大师,这里有许多学校都是哈佛大学教授本科毕业生。哈佛大学博士生去年12届毕业,其中10名继续成为着名教授或助理教授,比例是12:10。所以你可以看到,环境,学术思想是完全不同的。我希望本科生必须能够真正学到东西,并能够在国际上进行竞争。在研究生培养方面,中国在改革开放三十年的确带来了一批训练有素的博士(数学学科)。但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全国有这么多的人口已经远远落后,绝对不够,所以还要着力培养研究生,让他们尽快成长。成长这些幼苗应该继续发展下去,希望在清华等精英学校保护它们,使它们健康成长,只要真的能够使它们成长,我认为中国的数学将会很快上升。例如清华大学五年前邀请了几位法国教授,期间清华大学六七个学生,两年后送法国近三年,五年后他们的论文是世界一流的,这就是说,清华学生是绝对有能力的,现在的问题就是把他们引导好,让学者引导他们,给他们一丝不苟的训练,我们的学生其实很辛苦,愿意学习,但是往往不懂如何学习,走他的方式与老师。这批外国人很好,他们专心刻意培养学生,学生很快长大了。穷人不认为他们不会做任何事情
注:你对这个学科的学生讲话很有意思 - “从晚清和日本明治维新到数学家前后第二次世界大战训练更多“。为什么选择这个话题?你想说什么?邱:19世纪以前,日本的数学是与中国无法比拟的。但是,在过去的一百年里,日本的数学教育比中国好得多,也培养了很多硕士。为什么100年的培训如此成功?我觉得有很多东西要学习。学术氛围非常重要。日本学习英国的绅士风格就是相互尊重,日本学者有自己的风格,值得尊重。他们是怎样把二战联系起来的呢?邱:日本人学得最好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这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二战后日本可以说是穷人和穷人,但是到了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出生了很多伟大的数学家,最好的数学可以在我想我们应该知道,我们不应该认为我们不能做任何事情,除了我们自己,请记住:我知道你钦佩西南联大历史上的中国高等教育。邱:西南联合大学当然是一个非常有学术气息的地方,培养了很多人才。但是,你必须知道西南联合大学和东京大学之间的区别。西南联合会确实培养了大批青年。然而,很多人最终不是在国外来到中国。日本是在日本完成的一批一流的工作,也是划时代的一流工作。人才培养
人才培养您的​​导师陈先生在清华大学任教。您选择清华大学作为人才培养的重要基地,与陈先生密不可分?清华即将开始百年庆典,争取名列世界一流大学之列。你对清华大学的发展有什么意见和建议,清华培养了一流的创新人才吗?邱:我的老师陈先生是在清华大学成长,还在清华任教,当时有几个专业中国的数学专业在清华大学长大,包括华罗庚先生,徐宝娣先生等等,清华的传统非常重要,清华学生也很实用。我在国外遇到很多清华学生,我觉得他们很好,态度很好。所以我觉得既然清华能够招收到最优秀的学生,态度还不错,学习风格也不错,希望对他们有一点帮助。毕竟,做一个人才大国,中国只能培养有人才的人才。
注:第一个数学课目前有16个人,14个人二,如果理想,你真的希望数学作为终身职业的学生的比例能达到多少?希尔:哈佛大学数学系本科生各20余名,其中一半以上是优秀的,有好几位学生的论文发表文章可以在世界级杂志的层面上实现。不是做出来的,我们先看一下,希望可以做出来,这跟教授们的指导有关,所以我们邀请了一大批好的教授,也希望有一批海外人士来帮忙,希望能尽快达到这样的水平。
老师真的要尽力教学生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记者:你认为学生在教什么应该是你对清华学生的作用和期望有什么作用?邱:学生应该多与老师交谈,那么我以前在老师的时候还是去找香港的老师讨论一些问题,多看些书,多讨论一下这本书与老师的问题。中国学生由于忙碌的功课,对课外书籍不太重视。他们应该更多地谈论课外书籍,并与老师进行更多的交流。实际上,许多来自国外的访问学者来到中国,还有许多访问北京的访问学者正在找他们交谈,找老师谈谈,并找出一些有意义的问题。记者:刚才你提到清华大学的哈佛大学生的基础知识要比哈佛大学的学生差,请问在哪些方面体现了什么?邱:清华学生的基础知识不超过美国学生的学习。也许你不相信。美国的大学生其实很勤奋。哈佛大学的许多大学生在夜间学习,直到下午12点才学习,他们花了很多时间学习,经常在课堂上问老师的问题,清华学生一方面认为学习内容,与他们读不同的课题,看课外书少,同时哈佛大部分的老师都是一个领域的顶尖专家,他们的学术水平很高,所以他们可以清楚地理解方向的主题。但是,清华学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特别辛苦。一个人的学习环境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班上的同学或同学,一个人很努力,学习成绩优秀,你会感染,感到兴奋,读书会比较有力;如果老师是第一个班级高手,你的学习也会读得更加勤奋,它有一个关系。学生记者:你刚才提到的数学课,为学生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让他们专心学术研究,做你觉得有什么措施保护学生,让他们在更好的学习氛围中成长?邱:我觉得我们有一个好老师,我们要让学生感到学习的兴趣,得到最好的指导。通常负责教授他们是专家,他们知道如何教这个课题,书本和教科书应该选择好,教师真的花时间教学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一些中国教授认为,不是他们的责任,不想把时间花在学生身上。我们的清华学校数学课是教师自己的学生。这是一个态度问题。在哈佛大学,各大教授和着名教授都认同,教授本科生带本科课程是我们的责任和重要责任。点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