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上海药物所揭示吗啡戒断负性情绪记忆形成的分

  上海分子揭示了吗啡戒断反应性情绪记忆形成的分子基础

  戒毒后形成的负性情绪记忆在强迫吸毒和吸毒后复发中起重要作用。然而,关于负性情绪学习和阿片戒断记忆的分子机制知之甚少。近日,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刘景根研究组发现,在吗啡戒断的负记忆形成过程中,突触结构可塑性重排(突触骨架重塑)的肌动蛋白,状态突触骨架蛋白F-肌动蛋白显着增加。肌动蛋白重排仅发生在与禁欲记忆形成密切相关的杏仁核和海马区域,而在与消融记忆形成无关的伏隔核中未检测到肌动蛋白重排。肌动蛋白重排对于吗啡戒断中负性记忆的形成是至关重要的:在杏仁核和海马中局部注射肌动蛋白重排抑制剂可防止负性记忆的形成。该研究进一步发现,杏仁核控制海马神经元的突触型肌动蛋白重排,杏仁核的破坏可抑制重排的肌动蛋白重排。研究还发现,杏仁核调节海马突触骨架重构是通过β-肾上腺素能神经通路实现的。杏仁核中的肾上腺素阻断抑制海马中的肌动蛋白重排,而注射激动剂诱导海马肌动蛋白重排。这些发现不仅揭示了吗啡戒断反应情绪记忆的分子基础,还阐明了不同脑区在负性情绪记忆形成中的相互调控。该研究为鸦片成瘾记忆的形成机制提供了新的视角。这项研究于今年九月三十日在神经科学期刊“神经科学杂志”(Vol 29:12244-12254)上发表。这项工作主要由袁媛媛博士完成,主题由科技部973和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资助。点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