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王辉耀:该遏制海外人才流失了

  王辉瑶:遏制海外人才流失

  2008年,“科学”杂志将清华大学和北大比较起来,成为“美国最为肥沃的美国博士生培养基地”。中国社会科学院在“2007年全球政治与安全:中国失去的顶尖人才数量,世界前茅”中承认。近日,“广州日报”报道,“千百万困境海外精英滞留留学”在网上引起热烈讨论。中国人才流失现象再次引起媒体关注。据中国科学技术协会2008年的一份报告显示,自1985年以来,清华大学高科技毕业生中有80%已经去美国,而北京大学则有76%。留学生出国深造是一件好事。但问题是,大多数科学和工程医生重复“在美国找工作 - 获得签证 - 申请绿卡 - 成为入籍公民”的道路。根据OECD的报告,从1990年到1999年,87%的中国学生居住在各国经济发展最迫切需要的科学和工程领域。因此,2008年科学杂志比较了清华大学和北大“最美好的美国医生培训基地”。中国社会科学院在“2007年全球政治与安全:中国失去的顶尖人才数量,世界前茅”中承认。韩国,日本也派出了大批学生,但他们的留学与中国最为明显不同:在经合组织的统计中,非美国上个世纪出生的理工类博士生的平均留宿率在过去的10年里,美国只有47%左右,韩国只有39%,而中国只有13%。在领导人才方面,日本九名日本后裔在科学和自然科学领域获得诺贝尔奖,其中大部分在美国学习或工作,但只有一名不是日本国籍;七名中国人获得自然科学钟奖,四人在中国出生(即拥有中国国籍),但全部拥有或拥有美国国籍。目前台湾只有一小部分李元哲还是中国人,日本的留学生告诉我,日本一直是中国顶尖人才的“封闭”,日本的早稻田大学五刀实验室,来自清华大学的28位29名研究人员,优秀的学生,可能会有更多的商人通过移民来到,而那些带来资金的人也会创造出大量的就业机会,根据中国新闻社2008年的“中国世界发展报告”,约有600万新的海外改革开放后,中国人已经移居海外,据美国国家科学理事会统计,美国约35%的理工科博士生来自外国人,其中外国人占22%在中国大陆,远远超过了离开美国的两位,印度两位(14%),例如美国2004年派火星到火星,探测车总工程师李伟军降落系统和计划飞行总监陈哲辉,都是在中国出生的中国人。但是,在中国,他们仍然只是把自己的冒险车送到月球上。目前还在国外的中国留学生人数也惊人,超过100万人。截至2008年,中国大陆共有140万学生,但只有39万人返回。有人质疑有人认为,只要他们留学,在工作上“学习”,“为祖国服务”,就不是“拘留”,“百万”是危言耸听。这可能不能正确理解“人才外流”,“人才留成”,“人才外流”,“人才归化”的概念。目前,95%以上的中国学生正在自费学习。很难说他们为祖国学了多少,他们大部分在海外工作和学习,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不动。因此,“拘留”只是一个中性词,表明“留”的状态。无论是学习还是工作,不论是将来还是未来,只要没有“归化”的地方,“百万数据”不是危言耸听。当然,我不认为“人才流失”或“留住人才”不可避免地会造成“人才流失”。相反,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在“闭关政策”方面取得任何进展。但问题是,在中国的具体情况下,与在日本和韩国学习的情况恰恰相反。在中国人才流失之后,大多数优秀的人才没有回来。因此,中国必须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即如果政府的人才培养成为“嫁给他人”,教育上的巨额投资成为美国等发达国家的教育补贴,战略的实施就会出现问题“振兴农村壮大国家”,但遏制人才流失的途径当然不是封闭的,国家应该支持出国留学和自由来去,培养能够竞争的顶尖人才但是我们不能把优秀的年轻人送出去,忘了我们在国外,我们认为只要经济做得好,硬件基本没有了,人才一定会回来的,其实呢,在10年前,1999年仍然是回国学生的35%,但2008年的回报率实际上下降到了28%,所以国家在政策和行动上要真正重视人才,提高回报鼓励人才流动,为祖国海外贡献力量。要通过完善人才选拔,使用和激励机制,留住优秀人才,吸引人才。现在中国已经停止了人才外流,拿出海外人才储备,主动吸引和争夺国外顶尖人才。为此,我们可以采取更加开放的人才强国战略和战略。例如,我们可以设立一个中国移民局,欢迎外国人来中国,而不是回国。我们可以向印度,菲律宾,韩国,越南等国家和地区学习和开放双重国籍,吸引更多的中国人才回国,方便接触;我们可以加紧努力,吸引外国留学生留在中国为中国服务;我们可以成立国家猎头公司,招聘像新加坡这样的世界高端人才;我们可以开放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和公务员制度,让更多的国际人才加入来帮助中国应对经济全球化和复杂的国际环境的挑战。 (作者是西部留学人员协会副会长,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