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王续琨:挂名主编何其多

  王训坤:编辑多少名

  刚刚过世的任继余先生,为世界留下了深远的学术成就,为世界留下了一幅高山风光的人生景象。老先生先生曾提出让人津津乐道的“三无规律”:不吃晚饭,没有完整的作品,不恰当的命名编辑。 “着名编辑”说,导致了一些作者的协会,主编,主持编写的文章也表示,主持撰写工作的“总编辑”既需要头脑风暴的想法,想法,并亲自撰写一些序言和书籍,编写整本书或进行研讨会,筛选文章,整理,有时甚至亲自“动脚”借鉴有关着名的组织编写小组。中国哲学发展史,中国佛教史,中国道教史,道教大纲,宗教辞典,中国大礼,东方文学,新标点,二十四史等学术书籍,参考书籍和古籍,无论老先生,不管哪一套书籍编辑,哈哈总是辛勤工作,亲身体验。在他晚年,他更“生气健忘,高兴忘记,不知老年临近”。为了聘请佛教史家杜继成编纂“中国大藏经”,91岁的任老陈在冬天爬了五级台阶,加紧在家中动员自己。在编委会主任任继余担任最低薪酬。在临终的时候,老先生不知不觉地混淆了编辑的事情。任继余先生发誓不是名义上的编辑,显示出他学术上的学术敬畏,在名义编辑上显示他对实用主义的轻蔑。环顾四周,人们发现很容易发现,近几十年来,编辑人数不但没有减少,而且越来越多。面对编辑的命名现象,我们可以从编辑,出版者和读者的名字三个方面来思考。有名的编辑有两类人,一类是领导,一类是地方当局(含学术部门),一类是学术界有名气的学者。由于工作繁重,这些领导和学者没有时间去考虑,也没有能力考虑编辑事务,成为名副其实的编辑。对于同名的主编,无论是他人自己的“名”还是“名”,他们都愿意承担这个名字,因为他们可以从中受益。这样的好处,无非就是名,李两个方面。事实上,名字编辑也有名誉受损的风险。因为编辑的名字毫无瑕疵或者无力控制稿子的质量,一旦实际编辑和作者拒绝出卖自己的努力,错误层出不穷,甚至还有剽窃罪行,他们不可避免地要承担责任,拿砖。
Press是一家主要的制造商名词编辑器。有的出版社知道,有的领导人,知名学者没有精力或能力承担编辑的责任,而是积极寻求或默许,让这些人被点名编辑,其真正目的显然是增加图书销量,是最经济的收益当然要有实用的主编,从按劳分配,多付工作的原则来看,做更多的工作,总编辑没有什么奖励,或者劳动者做的工作,编辑和编辑的实际成就都是以自己的名义记录下来的。编辑做点什么,坐莫编辑席。减少甚至消除着名编辑的现象,一要以“资格”为龙头主编,知名学者自律,自尊,抵制“总编辑”席位的诱惑,拒绝虚假名义,造成不公正的好处;为进一步完善各种制度的设计,所以那着名的编辑总编辑的现象得到有效遏制。 (作者是大连理工大学教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