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王长乐:公布高校就业率的意义是什么

  王长乐:大学生就业率发布意义何在?

  “就业”这个词在互联网上越来越流行,高校就业统计中已经存在的欺诈和欺诈行为已经曝光。相关的问题是没有欺诈的就业率数据是否有意义?是否意味着高校要对学生的就业负责?高校的就业率是否高,是否意味着高中阶段的教育水平应该得到鼓励和好评,高中生应该申请这些学校?另一方面,就业率越低,办学水平或专业教育教学质量越低,需要整改和提高呢?在江苏省近年来发布的排名中,南京大学,处于全国高校的前列,在省级以上学校排名,有的甚至低于一些职业技术学院。但是,谁能说南京大学还不如那些排名靠前的地方大学和职业技术学校?在同样的情况下,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在全国名列前茅。他们的就业率不如一些专业院校的。那么谁说这些学校超出了北大和清华的标准呢?高校就业率排名是典型的行政行为,具有行政措施的“火”性。它的实施既不能真正解决大学生就业问题,也不能有助于高校体制的改善,不利于大学生自主学习意识的培养和成熟,我之所以评价和评价这样的高校就业率是因为一方面高校分为几类,其中,普通高校与重点高校,教学型高校和研究型高校存在明显的差异培养目标一般来说,重点大学和研究机构的培养目标应该能够成为社会进步和发展中能够担当重要任务的精英,他们的就业率应该反映在自己的专业领域,而不是普通的劳动力岗位上。这些大学的学生有什么意思?即使就业率仍然很高,对于在普通劳动力中找到工作满意吗?普通本科院校和职业技术学院的培养目标应是直接参与社会生产和流通的技术或应用型人才,甚至是高级技工。他们的就业方向主要是普通或技术性岗位,宣布就业率可能对他们有意义。本文讨论的大学生就业率主要是指原大学生的就业率。另一方面,一般意义上的大学生就业率主要与国家经济形势和人才市场供求关系密切。在就业容易的时候,即国民经济崛起的时候,即使是低质量的学生也可能找到工作。在就业困难时期,即经济衰退时期,即使是优质学生也可能难以找到工作找工作这表明,为了提高普通大学生的就业率,关键是提高国家经济发展水平,改善劳动力市场的经济结构和供求关系。这似乎与高校的教育水平和素质无关。但目前我国就业困难的特点是一方面,许多大学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一方面抱怨大学生不能招聘合适的本科生,一般认为应用型本科生的素质不能满足要求。第三,大学毕业生的就业是一个难以概括的难题。在同一所大学甚至同一个专业里,一个在高级,高级或高级技术或理论研究机构工作的学生,在安全的情况下,作为服务员的学生在饭店工作就学生就业而言是一样的在职业教育和大学职能方面是不同的,我国培养大学生的目的不仅是为了提高民族文化和道德素质的普及性,还要培养高水平科学的专业素养能够促进甚至领导社会各项事业发展的文化人才,培养他们的专业知识和能力目的,后一种目标比以前更明确,更直接,所以大学要重视就业率大学生在自己的专业领域,而不是在普通劳动力岗位上的就业率高等教育的目标显然超出了目前公布的就业率。考察教育行政事业单位公布高校就业率的原因可以说,由于上个世纪末“爆发式扩招”,高校毕业生人数与社会的需求,导致该地区大学生就业难。对这个问题的社会批评给教育行政施加了较大的压力。为了促进大学毕业生就业,他们采用发布高校就业率的方法,促进专业的调整,提高教学质量,缓解大学生就业矛盾。但是,由于这些行政措施和教育的性质和规律就像水和油的关系,要自然而然地融入高等教育的活动是非常困难的。因此,高校只能任意执行。一些高校为了“完成上级任务”,按照“政策和对策”的习惯性政策,以“就业创造率”满足上述要求,造成部分大学生“就业”现象。当然,这个现象今天不是开始的,但是自从“高校”要求高校举报就业以来,一些高校常常采用习惯做法,而今天只能被媒体曝光。大学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教育行政的这种做法,与改革开放前的“盲目指挥”大体相似。高校不但没有完全办学自主权的客观实际,而且与高校毕业生的就业背道而驰。复杂的社会问题规律并没有真正帮助解决就业问题为大学毕业生。实际上,教育行政部门宣布高校学生就业率,应该由政府承担,为大学生提供或者创造就业机会。作为全日制的教育机构,高校无权要求社会各界接收大学生。在缺乏必要的就业渠道的情况下,高校只能与社会各方面“交易”。例如,邀请政府官员加入大学,担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和荣誉院长,借助他们掌握的权力为学生提供就业机会等等。正是在这种思路下,出现了“校友友好就业”,“家长权力关系就业”,“学校关系用户就业”,“本市就业”到现代社会公平竞争的精神等等,学生,家长和大学都处于就业焦虑期,导致了大学教育功利化,现代化和“现代化,退化”的现象“这个现象反映出高等教育的根本矛盾是:大学到底是为了自己的目的,还是应该以社会为目的?大学活动的动机和方向应该是从高校是否应该自觉地承认自己的文化使命和教育责任,还是应该从需求和秩序来看社会的主流元素?这些大学生就业的矛盾表现在:高等教育的目标是追求更高的就业率还是追求高质量的大学生?有时两者可能是统一的,但似乎没有统一的必要性。毕业生就业率的追求,在世界大学历史上似乎没有先例。纵观世界大学的历史,古今中外的大学都非常重视培养学生的素质,但他们并没有把提高就业率作为教育的目标,原因是全部他们认识到大学是一个教育机构,负责学生的教育和培训,培养学生成为优秀或合格的高级人才是他们的真正责任,毕业后学生完全是学生自己的东西。但是,他们认为,学校的优秀学生已经足够使他们做好社会希望他们做的工作,并帮助他们在人生关键时刻作出正确的决定或选择。在正常社会形态下,找工作是对大学生多年大学生的知识,能力,性格和成就的全面考核,大学生在学习中要培养自己的行为和成就,提高自己的能力和水平。 ,否则不但不可能发生什么事情,即便是养活自己也是一个问题。高等教育诉诸于客观规律,大学发现知识,能力,人格等国家对文化发展负责的大学是建立在对教育质量的自信和自律的行为基础上的。大学自信和自律对教育质量的要求,是以大学为实由于我国高等教育体系对这一逻辑链条的破坏,人才市场上的问题应由已经转移到高等教育领域,造成了高等教育的教育逻辑和活动的混乱。因此,我认为政府有责任“上帝归还凯撒归凯撒”,澄清高校对学生的教育责任和大学生就业的社会性质,培养健康人力资源市场政府应该做的大学要回到职责上,注重知识,能力,个性的学生努力去领导社会文明进步,作为教育教师的责任和一个高水平的大量纯正文化是真正的高校文化是高等教育发展和进步的理性途径,是学生的优秀品格和真才实学,是全社会聘用的合格人才。点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