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学术腐败的生命力何以如此顽强

  为什么学术腐败如此顽强的生命力

  科技日报\\ 2010年3月30日星期二
现在的学术闹剧,比任何一个电视剧的绝对密度都高。令人窒息的“史上最牛牛链抄袭门”还没有宣布拉开帷幕,井冈山大学再次登台亮相,去年由于70多篇假冒伪劣论文被该杂志提款一夜之间成名,还有39篇论文被撤回力量并返回舞台中心。 (3月29日“中国青年报”)如果这样的安排闹剧上演了学术腐败的场面,恐怖剧场的面积还是不够的。有人说,面对学术腐败,就有“丑陋的疲惫”。我宁愿觉得即使是“累”的心情也懒得拥有它。其实,媒体和舆论对学术腐败的监督并不少见的批评,也是许多西安交大的一个老教授勇敢正义义侠义,走签,报到底;甚至没有一些或坚决或公开处罚的案件。但令人费解的是,在目前的中国,学术腐败的活力是如此的顽固。野火可以连绵不断,春风再起。一些世界上最好的学术腐败闹剧上演了,似乎已经走了“限制”的说话,没有看到一些学者主角身上赤裸裸的“腐败”,而这个“腐败”是往往假冒“学术”的名义,摆出一个清晰动人的姿态,相反,似乎造假者心中有什么不一样,这种极端的例子曝光并不多,但不难发现其中一两出。
我不知道如何去评价,所以繁荣的学术腐败“原因”更难以想象它的生命力从何而来,每当丑剧上演,总有人会在幕后推手,功利主义的科学研究评价,如科学研究人员道德沦丧等纠正机制不健全,但我一直认为刺激学术腐败的力量远远超出了现实悖论,在一些学术机构,学术委员会关于学术麦克风腐败成为学术腐败的“保护伞”,有权对付学术腐败。但是学术委员会把学术腐败当成自己的敌人,门户上的举报人就是封锁甚至威胁一切。 “央视”“焦点访谈”最近曝光的西安交大教授,典型的是“欺诈教授”被封锁,这种情况已经涵盖了一个正常学术界的真实面貌,其情节,逻辑,结果和官员的腐败非常相似,连接两端的腐败 - 报告 - 庇护(报复)是一个封闭的生态系统,没有强大的外部力量,这个封闭的系统将是牢不可破的。有人劝阻,“腐败”是肆无忌惮的,这种从权力的屏蔽甚至“鼓励”的道德判断和评价指标都超过了可惜,西安交大一名“诈骗教授”病态不明,六个固执的老人学校没有成功阻止,只有在胜利的时刻才勉强抽干,这反过来表明学术腐败的活力并不那么顽强,与其他物种相反,是最害怕阳光和毅力的,只要拔掉“雨伞”,就很容易看到光芒的死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