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闻玉梅院士:别让排名先后影响科研合作

  温玉梅院士:不要让排名影响科研合作

  
2012年年04月24日MVP:中国科技报作者:王青
实习生本报记者王青
一直非常关注中国工程院科研体系的问题文玉梅在科研合作中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 一些回国的中国学者说,在国外与中国的合作非常方便,对中国而言,合作变得更加困难。
<\\ / strong> “这项研究目前太过于强调国内需求合作的相关排名,还有体系和环境背后的因素。
<\\ / strong>她呼吁“中国科技报”记者:应该尊重所有科研项目参与者的价值和作用,避免内部摩擦。
<\\ / strong>体制和环境因素
如果把“科研项目,第一单元”作为关键词搜索,你会发现很多大学,科研院所强调宣传是我自己在某些项目中的“第一”。温玉梅认为,排名可能有其初衷,也许反映了不同个人和单位在项目中的贡献,但目前中国对此过分强调,甚至合作受到了影响,进展顺利。
<\\ / strong>成功“的一个项目,往往是三四个单位是合作的结果,他们其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如果要把资历分开,排在后面的单位很可能就不那么辛苦了。”文玉梅担心。她认为,过分强调科学研究对排名背后的利益有吸引力的原因是体制和环境因素。尽管近年来我国科研投入不断增加,但仍不能满足科研机构的需要。资金和奖项的竞争仍然非常激烈。
<\\ / strong>成为首席科学家,第一作者对研究人员获得相关资金支持和奖励,并不是一个小分量的重量。这个光环的“第一单位”可能会带来巨大的好处,同时也会给研究机构带来冲击。
<\\ / strong>加强对“第一”的竞争过度追求。这也是海外回返者认为合作变得越来越困难的一个重要原因。
<\\ / strong>还是可以借鉴国外的先进经验?在这个问题上,文玉梅介绍了一些国外先进的经验:单位之间合作的基础是“相辅相成”,即各单位要围绕科技问题贡献各自的专业知识,通过协作解决问题,所以不需要“争取第一名“的相互之间。合作问题的沟通(责任)需要规划和协调一切工作,写文章时要承担全部责任。如果文章出现欺诈,那么记者有一个不可推卸的责任。另外,没有外部颁发的部门,不设置第一,第二和第三。专业学会或学术团体授予各种各样的奖励,只是鼓励或称赞的主要意思,以至于具体的学校或研究机构不以此为荣誉单位。除了诺贝尔奖之外, ,单位往往对有多少诺贝尔奖获得者感到自豪。即便如此,诺贝尔奖获得者从来没有排名第一或第二。虽然也有一些外国院校(主要是媒体)对大学或研究机构也进行了排序,但大学或研究机构的声誉,不限于获奖或发表的论文排名第一。科学家的评价主要取决于他们所从事的领域是否有系统和创新的贡献。单位的评价主要取决于受过训练的人员对科学和社会发展的贡献,而不限于一篇文章。
<\\ / strong>温玉梅说:“长期,一个人或一个单位的综合评价不仅更加合理,而且对促进科学研究和科学事业合作的发展更为有利。”
<\\ / strong>科学家应该有更好的合作能力,作为首席科学家,温玉梅知道所谓的“首领”,应该是组织者(组织者),而不是领导者(领导者)。 “我反对首领,我不能说,因为现在我是首席,你应该听我的。”温玉梅进一步解释说:“项目必须要有一个负责任的人,我觉得科学家除了自己的研究能力外,还有组织研究人员一起研究的能力,所以如果是一个好的科学家,那不是一个好的科学家如果只有一个科学家知道他应该研究,排除他人,或者担心抓住别人的第一位,温玉梅号召所有科研项目参与者的价值和作用应该得到相应的尊重,避免合作带来的内部摩擦。玉美建议,科学研究体系和制度应该对这个问题给予积极正确的指导,否则难以形成科研合作精神。

  关键词:技术研究中国工程成功

  所以国内现实是外国电影和个人英雄主义。在国外,实践中的合作是非常广泛的,有一个良性循环。由于兴趣问题,中国的发展缓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